1. 小說星雲
  2. 八零福氣俏農媳
  3. 第二十九章 一家之主
八匹 作品

第二十九章 一家之主

    

--

老夫人看著蘇月肩膀上那淡粉色的胎記,情緒一下子就控製不住了,“我的乖孫女啊,這麼多年受苦了啊,還有我苦命的雲兒·····”

屋內氣氛一下就變得沉重起來,想起當年那個豔冠京都、風華絕代的女子就這麼冇了,眾人都覺得惋惜。

“母親,您彆這樣,小妹,小妹如果知道您這樣,會心疼的。”劉氏紅著雙眼勸道。

“外祖母,您彆哭了,對眼睛不好,您的眼睛已經很傷了,等···等過一陣,我們把孃親接回來,帶她回家。”

“唔~唔~唔~我的雲兒,我可憐的女兒···”

眾人寬慰了好半天,老夫人情緒纔好一點。

“外祖母,以後不能再這樣了,您現在眼睛已經很模糊了吧,再這樣,您還想不想看到月兒了。”蘇月檢視著老夫人通紅的雙眼,想著配些藥水出來。

“好,外祖母知道了,外祖母還要看著我們月兒,看著你成婚生子,家庭幸福。”

“外祖母,您想的也太遠了,我才十三呢。”

“十三不小了,京都大部分官宦家女子,十三歲早就開始相看了。不行,老大媳婦,你接下來出門要給我們月兒好好相看相看,給我們月兒找個好的,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好的,母親,兒媳一定好好相看,一定給我們月兒找個最好的。”劉氏立馬拍著胸脯保證。

“母親,我看啊,您也彆捨近求遠了。月兒去哪家您都不會放心的,還不如留在自家呢。您可彆忘了,我們家還有三個小子呢。”李氏一眼就看上了蘇月,那麼好看的小姑娘怎麼能便宜外人,自家小子年歲剛好跟月兒相配。

“娘,你亂說什麼,月兒可是我妹妹!”蘇謙滿臉通紅。

“又不是親的,是表妹,表哥表妹一家親,你有什麼意見。你表妹那麼好看,你有什麼好嫌的?”李氏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。

“哎喲,我哪裡是嫌?我就是···月兒就是妹妹啊。”

“哈哈,謙兒害羞了。二嫂,謙兒還小,您急什麼,我們家羽兒剛好,跟月兒最配了。月兒,你覺得你二表哥怎麼樣啊?”

“哎喲,你倆可不能跟我搶,我們域兒年紀最大,怎麼著也該他先啊。”

蘇月此時是一臉黑線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老太太倒是樂見其成,“月兒,你怎麼看?你三個表哥都很不錯,讓你選,你選哪個都行。”

蘇月嘴角抽了抽,這是選妃呢,還讓她選?

“這個,外祖母,還有舅母們,三個表哥都很好,但是吧,月兒隻把他們當哥哥啊。而且···”

“而且什麼,月兒你是一個也冇看上啊,那你是有心上人了麼?”

“不是不是,我還小呢,什麼心上人啊。是這樣的,外祖母您應該聽三哥說了,我這些年跟著師傅學了醫術。其實啊,表哥表妹是不合適成婚的。”

“啊?怎麼會啊?在京都,表哥表妹成婚的可多了。”

眾人非常詫異,都覺得這是親上加親的好事啊。

“咳!是這樣的,近親成婚的話,生下的孩子很有可能是不健康的。”

“啊!還有這種說法,我們都冇聽說過呢。難怪呢,那個承恩伯府,母親你可還記得,就是表兄妹呢,生下兩個孩子都不好,一個自小體弱,一個還是個癡兒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月兒不說我們還不知道。”

“倒也不是說所有的近親生下的孩子都會不健康,隻是這種的概率要比非近親成婚的來的要高些。”

幾人也是神色凝重,“以後咱們家要注意這個,不能犯這樣的錯誤,不然生下的孩子要不好就作孽了。外麵的人咱不管,我們自家人絕不能如此。”

“是,母親。”

“是,母親。”

“是,母親。”

此時,皇上設宴為鎮國將軍接風洗塵,當然,他最主要的目的自然是想見見自家閨女。

皇上等了又等,衣服都換了好幾身,“張福,你看朕這身如何?”

“好呀,皇上這身很是威嚴有氣勢呢。”

“威嚴?會不會不夠親和,會不會嚇到她?”

“這······”

“要不這身?還是穿常服吧,顯得很溫和一些。”

“皇上,這畢竟是正式場合,文武百官都在呢。”

“朕想怎麼穿就怎麼穿,誰敢管我?這套呢,月牙白的,哎,蘇兄,你看怎麼樣。”

蘇衝內心有一百頭草泥馬在狂奔啊,您是皇上,你愛怎麼穿怎麼穿唄。他麵無表情,“皇上氣宇軒昂,穿什麼都好。”

“不行,月兒第一次見我,我一定要留個好印象。”

蘇衝:嗬嗬,這個女兒你能不能認得回來,可不是您說了算的。

······

好不容易等到蘇桓等人進宮拜見,武皇才發現冇有他想見的人。

蘇衝看著自家父親,滿眼激動。

武皇看著下首的幾人,一個個看過去,再看過來,頓時火冒三丈。但是看著跪在下方的老丈人又不敢多言,隻能憋著氣,“將軍請起,一路辛苦了吧。”

“微臣隻是做了臣子該做的事,不敢言苦。”

“好好好,此次鎮國將軍又打了勝仗,揚我國威,該賞!”

“父皇,鎮國將軍此次立功,確實該賞。但是將軍此時已是正一品大員了,也隻能賞些金銀了吧。”蕭慎急忙發言。

武皇瞥了他一眼,“嗬嗬嗬,敬王說的是。將軍已是不能再升了,但是蘇家···”

“皇上,”蘇桓立馬打斷道,“微臣經此次戰役,深感年歲已高,有些力不從心了。所以此次回京,就不打算再去邊關了。”

蘇桓話音剛落,下麵的文武百官就竊竊私語起來。

“鎮國將軍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這是要請辭啊?”

“怎麼會呢?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,皇上又看重,怎麼···”

······

正在眾人討論之際,大皇子欣喜異常,這鎮國將軍是要退了?是準備跟他示弱了?

皇帝看著眾人反應,眼神幽深,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,“將軍謙虛了,您還老當益壯呢,朕還要指望你。”

“皇上,您不必勸老臣了,老臣戎馬幾十載,身體早就吃不消了,為了多活幾年陪陪家人,微臣也是時候退下來了。”蘇桓平靜的說道。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