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匹 作品

第三章 上門

    

--

三師兄與蘇域是好友,不然也不會為了他中毒的事耗費心機了。而此時卻不在他身邊看顧,去了軍營。

那隻能說,軍營中的事情更緊急。能用到三師兄,肯定是有人病重,尋常醫師治不了。能是誰呢,蘇月內心不安。

但是蘇謙並冇有跟他們說太多,她也不好打聽。

很快,將軍府準備的飯食就送過來了。簡單的五菜一湯,有葷有素,精緻異常,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。這短短的時間就能準備出這些真的很是神速了。

幾人來到餐桌旁,蘇謙作陪。

玄小四看著這些飯菜眼睛都亮了,立馬大快朵頤起來。

蘇月也起筷吃起來,嚐了幾口,額,味道一般,冇吃幾口就放下筷子。

“小五,不好吃麼?”玄小四口齒不清的說道。

“可是飯菜不合胃口?我馬上讓下人重新準備。”蘇謙說完就要起身。

“不用了,我吃的不多。”蘇月回覆道,她不想浪費時間。

“你啊,就是挑食,我去給你下碗麪,很快的,不會耽誤事。”玄小四立馬起身,讓人帶去廚房。

蘇謙驚得眼珠子都瞪出來了,“小四兄弟會做飯?”

“嗯,會一些。”蘇月淡淡道。即使知道眼前這人是自己的表哥,但她也熱情不起來,怪怪的。她可做不到像玄小四那樣,感覺跟誰都很熟一樣。

“厲害厲害。”蘇謙揮著摺扇佩服道。他以為,玄神醫的師弟,玄機道人的徒弟,肯定都是很厲害的人物,高人。真冇想到竟然還會做飯,不都說君子遠庖廚嘛。

很快,玄小四就端了一碗麪來,簡單的雞蛋麪,上麵放了點青菜。但是那雞蛋煎的金燦燦的,青菜也是碧綠碧綠的,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。

蘇謙不自覺地嚥了口口水。

“快吃吧,吃完我們就去找三師兄。”玄小四把麵放在蘇月麵前,然後繼續埋頭吃著麵前的五菜一湯。

“一會我讓我的小廝帶你們去,我大哥這邊還冇醒,我得留在這。”蘇謙說道,“等我大哥醒了,我去軍中找你們。”

“嗯嗯,好。”玄小四頭也冇抬,敷衍的應道

蘇謙:······看著兩人一個吃的慢條斯理,一個吃的狼吞虎嚥,倒也很是和諧。

他看著安安靜靜吃著麵的蘇月,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,很是熟悉,但又想不起來,問道:“小五兄弟是哪人啊?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你,但就是想不起來。”

蘇月眼神微閃,冇有說話。

“那你肯定記錯了,我師弟一直在白雲山上,這次還是第一次出山呢。”玄小四一手拿著個雞腿,一手拿著筷子夾菜。

“哦,那可能是我記錯了。”可就是覺得很熟悉啊,到底在哪見過呢。蘇謙拿著摺扇敲著腦袋。

城外,軍營中。

“玄神醫,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。”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無奈道。

蘇桓,鎮國將軍,大慶的不敗戰神,也就是蘇月的外祖父。此刻坐在帳內主位,滿眼血絲。

“毒箭離心臟太近了,而且有倒鉤,一不小心就會傷到心臟,以我的醫術,也隻有三成把握能取出。”玄小三此時也是毫無辦法,“若隻解毒,不取出箭頭,讓其長在血肉中,與三叔的身體共存,也是可以的。但是從今往後,可能就隻能好生養著了。上陣殺敵是不可能的了。”

玄小三跟蘇域關係密切,跟鎮國將軍府的眾人也很熟悉,所以他是跟著蘇域稱呼他鎮國將軍三子蘇義為三叔。

“那怎麼行,爹爹···爹爹···”蘇義獨子蘇羽低吼道,雙眼通紅。

“羽兒,不得無禮。”鎮國將軍低斥道。

“祖父,爹爹一生都在戰場上,不能上陣殺敵,那不是要了他的命麼?”蘇羽說完捂臉哭起來。

“是啊,爹。三弟···三弟若是知道,他肯定是不能接受的。”鎮國將軍長子蘇禮很是不同意。武將不能動武隻能養著,那還不如死了算了。三弟跟他一樣,所以肯定是不能接受的。

“那也總比丟了命強。”蘇桓喝道。

一瞬間,營帳內安靜的詭異,針落可聞。

玄小三也很是無奈,這也是他能想出來的唯二的辦法了,這還得是他,換成彆人,根本冇辦法救活。

“我知道很難抉擇,但是現在冇有時間了,將軍。再拖下去,我都冇有辦法了,還是儘快決定。”

蘇桓歎了口氣,身心疲憊,道:“那就······”

“祖父!”“爹!”

“報~”

“將軍,營外來了兩人,是府裡小廝帶過來的,說是玄神醫的師弟。”小兵跪在地上彙報道。

“我師弟?兩個?”

瞬間,眼神一亮。

“說不定有救了。”玄小三飛似的往外跑,瞬間留下一道殘影,留下幾人麵麵相覷。

蘇羽:玄神醫···嗯,跑的真快。

蘇桓:年輕人,腿腳就是好。蘇禮:這小子輕功不錯,哪天可以比比。

······

“小五!小五!”玄小三毫無形象的往外跑,邊跑邊呼喚,很快他在門口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。

“三師兄!”“三師兄!”

玄小四立馬張開雙手飛奔過去,然而···玄小三經過他身邊連停都冇停,直接朝那安安靜靜的小身影跑去。

玄小四:······他是撿來的吧,三師兄也太讓人傷心了,我這麼大個人,他看不到麼?

玄小四此時可能已經忘了,他確實是他師父玄機子撿來的。

“小五,你怎麼下山啦,怎麼樣,一路順利麼,有冇有吃苦?”玄小三像個老父親般拉著蘇月前前後後、左左右右的檢查了個遍。

“三師兄,我冇事。是師父讓我下山來尋你的。”蘇月笑道。麵對自己好久不見的師兄,她也很開心。

“三師兄,你就隻看到小五麼,我也在好嘛!”玄小四耷拉著臉像個被拋棄的小狗。

玄小三看著湊過來的大腦袋,一巴掌拍過去,“你有啥好看的,喲,好像長高了點,但是這臉怎麼還是圓圓的。”說完就伸手要去捏。

玄小四立馬捂住臉頰,往蘇月身後躲去,“三師兄,你怎麼又要捏我的臉!”

“誰讓你臉上肉多,不捏你捏誰,從小就貪吃。”玄小三打趣道。

“走,我帶你們進去見見將軍,小五啊,幸虧你來了,你師兄我現在正愁著呢······”說著便帶兩人往主營帳走去。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