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八零福氣俏農媳
  3. 第三十三章 還得重量級的來
八匹 作品

第三十三章 還得重量級的來

    

--

“大舅母,二舅母,三舅母,月兒還給你們準備了些東西。”

“哦?還有我們的?”

“看看,我們到母親這邊來蹭飯,竟然還有禮物拿。真真是占了大便宜了。”

“是啊,月兒,我們的見麵禮都還冇給你呢,倒是先收你的禮了,哈哈哈。”

“這有什麼,都是自家人。這是月兒自製的養膚膏,滋潤美白的,效果很好。目前就隻有這幾瓶,您們先拿著用,好的話我再給你們做。”

林氏對這個非常感興趣,拿到手立馬就打開了看,“呀,這是什麼香味,真好聞,”然後抹了點在手背上,“這個可比美顏坊的膏好用多了,很潤呢。”

“是麼,我看看,哎喲,真的呢,月兒,你這都是自己做的呀。”

“是啊,我除了喜歡捯飭藥草,還喜歡研究這些。”

“月兒太厲害了。”

“這麼好?那老婆子我也要一瓶試試。”

“外祖母,給您準備好了。不過給您的不是滋潤的,是抗皺的,喏,這瓶。”

蘇桓看著幾個女人,一頭黑線,也插不進嘴,就準備離開。

“啊!啊!啊!救命啊,這是什麼!”

一聲尖叫響徹天空,整個鎮國將軍府都聽到了。

“怎麼回事?聽著像羽兒的聲音。”

“快,快讓人去瞧瞧怎麼回事?”林氏焦急的吩咐身邊的嬤嬤。

蘇桓立馬快步離開,朝蘇羽的院子走去,蘇月幾人也緊跟其後。

“我去,二哥,你怎麼搞成這樣,臭死了。你是掉進糞坑了嘛。”

“老二,你離我遠點,彆靠近。”

蘇域跟蘇謙兩人都捂住鼻子往後退。

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,我早上起來就這樣了,嘔·····我的房間都臭了。肯定有人戲弄我,誰,是誰,給我出來。”

蘇桓、蘇月他們一進院子,就聞到了噁心的臭味,又看到蘇謙的樣子,都愣住了。

“臭小子,你搞什麼,弄的那麼噁心。”

“羽兒,你這···你這是什麼情況?”

蘇謙看眾人都是滿臉嫌棄的盯著他,連自家孃親都是,嗚嗚嗚~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?他好冤。

蘇月看著他愣了下,隨即想到了什麼,“二表哥,你,是不是吃了我給你的洗髓丹了?”

“啊?哦,是的,我想著到家了,終於可以安安心心的,昨天就服了兩粒,想試試這個傳說中的丹藥。難道是因為它?表妹,你為什麼害我?”

“額···二表哥,冇事的,洗髓丹嘛,洗淨伐髓,會把你體內的垃圾毒素都清理出來,讓你的身體各方麵機能達到最優狀態。你這···去洗洗吧,冇事的。”

“啊!啊!啊!快來人,給本少爺備水。”說著,逃也似地奔了出去。

眾人:······

“妹妹,那個洗髓丹,用了都會這樣?”蘇域滿臉緊張,他還冇服用呢,難道他吃了也要變成那副德性?

“哦,因人而異吧,不過人吃五穀,體內不可能冇有雜質的,多一點少一點吧。大哥你暫時還是不要用哦,等你身體完全好了再說。”

“哦哦,好的,聽妹妹的。”

“咳!那我,我這兩天就住書房吧。”蘇桓尷尬的看著老伴,“這個月兒的一番孝心,我不能浪費不是。”

眾人:······

“將軍,宮裡來人了,還有好多賞賜,已經在前廳等著了。”管家急急忙忙小跑過來,額頭都滲出了汗珠。

“好,走,一起去。”

“是!”“是!”“是!”···

眾人來到前廳,整整十來箱的賞賜,堆滿了整個大廳。

“張公公,怎麼還勞煩您過來了?隨便安排個人來就行了。”

“雜家給將軍請安。這是怎麼說的,來鎮國將軍府,是雜家的榮信。這些是皇上給鎮國將軍府的賞賜。快,都呈上來。東珠十斛,黃金千兩,京綾緞十匹,浣雲紗十匹,玉如意一對,紅珊瑚一尊,玉屏風一架,百年人蔘、雪蓮、靈芝一份······”

這些賞賜,光名字都報了半天,眾人都驚到了。皇上這是搬了多少東西過來啊。

還有這布匹綢緞的,全是鮮亮的顏色,一看都是年輕女孩穿的,而整個鎮國將軍府,就蘇月一個年輕姑娘,這是給誰的就不言而喻了。

張福從蘇月進來眼睛就一直冇離開過她,蘇月自然感受到了。但是因為並冇有感到惡意,她也懶得理,一直低頭跟外祖母小聲說話。

等所有賞賜都呈現了一遍,張福才緩步走到蘇月麵前,眼神亮的嚇人,“這位就是將軍新收的孫女吧,果然是個亭亭玉立的絕代佳人啊。”

“月兒,這位是大內總管,張福張公公。”

蘇月上前行禮,“月兒請張公公安。”

“哎喲,使不得使不得,姑娘要折煞老奴了。”張福嚇的直襬手,“皇上聽聞姑娘在回京途中受了傷,特意讓太醫院院首來給姑娘請脈,張太醫,您快來給姑娘看看。”

張太醫從外麵匆匆進來,對著蘇桓行禮後就上前給蘇月把脈,片刻,張太醫摸摸鬍子,“姑娘一路長途跋涉,又受了傷,身體有些虧空,我開些藥,姑娘按時吃,養一陣就能補回來了。”

在宮裡當差的人,個個都是人精。一把脈自是知道蘇月身體無恙,什麼身體虧空也不過套話,反正就是養養就對了。

“那感情好,正好皇上這次的賞賜裡麵有不少珍貴藥材,張太醫,儘快開藥方,需要什麼雜家馬上回宮裡取,一切都要給姑娘最好的。”

張太醫嘴角抽了抽,又冇什麼毛病,還補什麼補,這小姑娘是什麼身份啊,竟讓皇帝跟前的張公公如此重視。

“是,微臣明白,微臣這就去寫方子。”張太醫身邊的藥童立馬去準備紙筆。

“將軍,奴纔來之前,皇上說了,等姑娘養好身子,一定請將軍帶姑娘進宮轉轉。”張福一臉希冀的說道。

“老臣知道了。等月兒身子好些了,一定帶月兒去。不過這一路月兒長途跋涉的,又是女孩子,吃了不少苦,估計得養一陣才能完全好了。”

“哎···哎,是,肯定得先養好身子的,”張福轉頭對著蘇月,“姑娘在府裡可還缺什麼,缺什麼都可以跟老奴說,老奴一定給姑娘安排的妥妥貼貼的。”

“我···”

“哎喲,瞧張公公說的,我們府裡啊,從知道多了這麼個嬌嬌兒開始,就一點一點準備東西了,我們將軍府的姑娘,哪會虧待得了的?公公放心吧。”

“是是是,是雜家想左了,將軍府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。”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