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八零福氣俏農媳
  3. 第六十章 低頭下腰
八匹 作品

第六十章 低頭下腰

    

--

玄小四被罵的有些委屈,蘇月拍拍他的肩膀,“四師兄,這東西可不能這樣吃,這是一種藥。但要是直接吃下去,那就是毒了。”

“啊······你們倆也真是的,冇事就喜歡研究這毒那毒的,多危險。”眼神還時不時的看那果子一眼,咽咽口水。

玄小三無奈的搖搖頭,“你啊,總有一天會在吃上栽跟頭。”

殊不知,幾個月後,還真被玄小三說中了,這個小吃貨為了吃差點把自己賣掉了。

玄小三小心的將蛇靈果收入懷中,想想不對勁,又拿出來,走到書架旁邊,轉動了其中一本書,隨即兩旁的書架自動往兩邊挪動,露出裡麵的一個暗格,他小心的將蛇靈果放進去,又把暗格關上。

蘇月看的好笑,玄小四又來了精神,“難怪三師兄你不讓我進你書房,原來還有機關啊。”

“哼,讓你進來,那豈不是不用片刻就把我這給拆了?”

玄小四撇撇嘴,看了眼屋內擺設,“做的還真是不怎麼樣,要是我幫你改進,安全係數隻會更高。”

“彆,我這樣就行了,不勞您大駕了哈”

“小氣,不要拉倒,我還省事了。”

玄小三搖搖頭,看了蘇月一眼,“你那蛇靈果給了我,靖南王的腿怎麼辦啊。”

蘇月眉梢輕挑,“怎麼?三師兄準備讓出來?不愧是神醫啊,這覺悟真高。”

玄小三敲了敲蘇月的腦袋,“想什麼呢,我就不信你就一顆。”

“哼,想問就直接問嘛,還拐彎抹角的。這次一共就成熟三顆,給你一顆,到時候給靖南王配藥用一顆,自己留一顆。”

“這次?也就是說還有咯?”玄小三很會抓重點,一下子就聽出了話裡的弦外之音。

蘇月對天翻了個白眼,“有一點,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成熟啊。”

蘇月空間的事情,她誰都冇說。但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幾個師兄還有師父,多少猜到一些,不然她哪裡隨時能有那麼多東西,他們不問,她自然也不說,早就形成了默契。

“哦,好吧。對了,你哥的血液我研究過了,是無蹤蠱無疑了。所以,你們要儘早安排了。”

“嗯,我今天回去就跟外祖父商量。”

因為今天要給家人準備火鍋,蘇月冇有在玄小三處用午膳,被玄小四好一通數落。

等蘇月回到鎮國將軍府的時候,紫衣和青蓮已經按她的要求,準備好了不少菜,就等著她回來弄鍋底了。

除了外祖父和幾個哥哥,其他都是女眷,除了弄個麻辣鍋外,還得弄個清淡的。蘇月想起昨天燉的滋補雞湯還有半鍋,剛好可以做鍋底,倒是省事。

蘇月挽起袖子,鍋中倒油,放入八角、桂皮、香葉、乾辣椒、花椒等,用小火慢慢炒出香味,又加入大蒜、生薑、蔥段爆炒,再加入她前幾天熬製的豆瓣醬,倒入清水,蓋上鍋蓋,大火煮。

然後利用這個時間差,又把事先做好的菌菇醬,牛肉醬,花生醬等分彆取出來一些,還切了辣椒、香菜、大蒜、蔥等備用,

整個廚房都飄散著火鍋底料的香味,蘇羽聞著香味過來,“妹妹,你在做什麼呢,這味道也太香了。”

“二哥,快好了,你彆進來,彆一會弄得一身味。”

蘇羽站在廚房門口往裡望,嚥了咽口水。

紫衣跟青蓮看了都低頭偷笑。

“行了,紫衣,讓人上菜吧,鍋子端的時候小心些,還有那個炭火,當心燙到人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“二哥,你先去前廳,我去換身衣服馬上就來。”

“好好,你去吧。”

廳內,一家人圍了一個大桌子,桌上放了兩個鍋子。一個紅彤彤的,一個聞著像是雞湯,然後四周放滿了菜,生菜生肉。

一家人麵麵相覷,這要怎麼吃啊?生吃?

蘇月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眾人的表情,掩唇輕笑,“外祖父,外祖父,二舅舅,大舅母,二舅母,三舅母,大哥二哥三哥。”

“哎,月兒快來,來外祖母身邊坐。”

蘇月冇有推脫直接坐到了老夫人身旁,“大家怎麼不吃啊。”

“這···妹妹,這怎麼吃啊。”蘇謙第一個憋不住。

“看我,把你想吃的菜放到鍋裡,煮著,這種素的很快就熟了,像這個牛肉和羊肉的話,燙久一點,到變色基本就好了,然後這旁邊一碟一碟的全是我熬製的醬料,想吃什麼就拿什麼,再把燙熟的菜沾點醬料就能吃了,你們試試。”蘇月把剛燙好的牛肉沾了點菌菇醬然後放入口中,一臉滿足。

眾人見了吞吞口水,也開始行動。蘇桓直接將大塊的肉扔進了辣鍋,他看著這紅紅的辣椒就很有食慾,然後沾了點醬料放入口中,瞬間眼睛都亮了,好吃。

“妹妹,這個圓圓的是什麼?”蘇羽夾著一個白嫩嫩的魚丸問道。

“哦,那是我早上做的魚丸,魚肉做的。”

蘇羽將燙熟的魚丸放入口中,這口感,他喜歡。

一家人很快就熟練了起來,幾個男人基本都吃辣鍋,女眷都用的雞湯鍋。

桌上牛肉、羊肉、魚丸、鴨掌、各式海鮮、豆腐、鴨血等很快就一掃而光了。

幾個大男人摸了摸肚子,一臉滿足。連女眷都吃撐了,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月兒這小腦瓜是怎麼長的,讓外祖母瞧瞧,怎麼弄出來的吃食都那麼新奇又那麼好吃。”老夫人摸摸蘇月的腦袋。

“嘿嘿,那是我喜歡吃啊,就經常琢磨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外祖母也喜歡吃,可琢磨不出這些東西。”老夫人輕點了點蘇月的額頭。

“我們蘇家的閨女,做什麼都是最好的,連廚藝都比彆人家的閨女強,哈哈哈。”蘇桓摸著吃的圓鼓鼓的肚子,想起今早在養心殿,皇帝那一臉欠揍的模樣,哼,小子,想跟他比,還嫩了些。

而此時,欠揍的皇帝正在禦書房批著奏摺,突然打了兩個噴嚏。

張福忙不迭的追問要不要叫太醫,武皇擺擺手,“冇事,莫大驚小怪。”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