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八零福氣俏農媳
  3. 第六十九章 助力股
八匹 作品

第六十九章 助力股

    

--

皇宮,朝堂上。

“皇上,現在因為永樂公主的關係,我們與北齊也算達成了和平的盟約。此次北齊皇後誕下嫡子,我們無論如何都該前去祝賀。”

“嗯。確實如此。那誰願前往?”

“微臣願意前往。”

“微臣願意前往。”

“微臣願意前往。”

立馬有三位大人出列表示願意前往北齊。

皇帝看了出列的幾人冇有說話,視線掃過眾人。此時戶部尚書徐徹出列行禮,“皇上,微臣以為,此次前往北齊祝賀,為彰顯我國誠意,需選一位身份高貴之人帶隊前往更為合適。”

“哦?那依徐愛卿的意思?”

“微臣以為,敬王殿下最為合適。”

話音剛落,底下就開始竊竊私語。

“啊?敬王殿下?”

“敬王還在禁足呢?”

“是啊是啊,敬王殿下去合適麼?”

“要身份貴重嘛?隻有敬王殿下合適啊。”

“那除了敬王,靖南王也可以啊。”

“靖南王就算了吧,聽說病了五年了,天天坐輪椅呢。”

“嗯,敬王殿下確實是不二人選。”

······

等底下說夠了,皇帝纔開口,“讓敬王進宮。”說完就直接下朝了。

留下眾人又在竊竊私語,唯有鎮國將軍不發一言,一宣佈退朝就直接離開了。

禦書房內。

皇帝在閉目養神,張福小步上前,“陛下,敬王、郭丞相還有忠勇侯來了。”

“嗬,倒是明目張膽。”皇帝睜開雙眸,眼神閃過一絲凶狠,隨即恢複淡然,“宣。”

“兒臣參見父皇。”

“微臣參見皇上。”

“微臣參見皇上。”

皇帝喝了口茶,“起來吧。”

“這些日子,在府裡都乾什麼了?”皇帝問的雲淡風輕。

蕭慎卻是滿頭大汗,“父皇讓我禁足,兒臣知道自己做錯了,在府裡反省。”

“哦?反省出什麼了,給朕說說。”

“兒臣···兒臣知道自己身為皇子,該心胸寬廣,不該與女子置氣,更不該動手,有損風度,墮了皇室的顏麵。”

皇帝又喝了兩口茶,看著敬王,“還有麼?”

“還有···兒臣覺得以後要多花心思在政務上,以後···”

“行了。今天朝堂上的事聽說了吧。”

“是,兒臣聽說了。是去北齊一事。”

“嗯,給朕說說你的想法。”

“兒臣······”

“皇上,”忠勇侯上前行禮,“微臣覺得,讓敬王殿下前往北齊,實屬不妥。”

“嗯,說說看,哪裡不妥。”

“敬王現在還兼領刑部和工部的事務,工作繁忙,前往北齊往返所需時間太久。”

皇帝冇有迴應,“丞相覺得呢?”

郭有為一絲不苟的行完禮,“微臣與忠勇侯想法不謀而合。前往北齊一事是很重要,關乎兩國邦交。但是目前朝堂上就敬王一個皇子參加朝中事務,還兼領工部與刑部的事務,所以微臣覺得可以安排其他身份貴重之人前往,一樣可以代表我國的誠意。”

“那丞相覺得何人合適呢?”

“微臣覺得,鎮國將軍可前往。”

“哦?丞相可知鎮國將軍一抵達京都,就跟朕說身體年邁,要告老還鄉?”

“微臣······”

“那丞相可知,鎮國將軍一生戎馬,落得一身暗傷?”

“微臣······”

“丞相可還知,朕用儘了辦法才說動鎮國將軍繼續為我效力?”

“微臣該死。”郭有為此時臉色慘白,他不該那麼急的。目前根本冇有人有能力接收蘇桓手中的兵力,不論從哪方麵說,皇帝都不會讓蘇桓離開。

“繼續說說,誰更合適去。”

忠勇侯也急了,總之不能讓敬王去,“靖···靖南王?”

“嗬,我大慶國是冇人了麼?啊?肖寒受傷不治五年了,你讓他前去?”王爺拿起桌上的杯子就砸了過去,“劉成,你是豬腦子?”

忠勇侯嚇的瑟縮了一下,用袖子擦擦額頭上密佈的細汗。

蕭慎此時出聲,“要身份最貴的,那父皇也不隻有兒臣一個皇子啊。”

室內針落可聞。

皇帝麵無表情,臉色陰沉,“是,朕是還有個皇子,但是你二皇弟的身子如何你不知道?”

蕭慎似乎覺得此事還有餘地,“父皇,二皇弟這些年深居簡出,一直在殿內養著,說不定身子早好了呢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忠勇侯立馬接話。

“而且,父皇,二皇弟今年已經十八歲了。也應該讓他慢慢出來磨練磨練了,畢竟他也是皇子啊。”蕭慎說的言辭懇切,像極了一個為弟弟打算的哥哥。皇帝不說話,但也冇有拒絕。

蕭慎見狀,更覺得有希望,“父皇,兒臣知道您是擔心二皇弟的身體。您放心,宮內那麼多太醫呢,二皇弟的身子肯定調理好了。”

皇帝長長歎出一口氣,“此事容後再議。”

“父皇!”

“皇上!”

“皇上!”

“朕說了,此事容後再議,退下。”皇帝拂袖背過身去。

“兒臣告退。”

“微臣告退。”

“微臣告退。”

敬王府。

“父皇這是什麼意思?我去就可以,蕭炎就不行?”蕭慎喝下一大口茶都澆滅不了心中的火焰。

“敬王不必如此。今天看來,皇上已有鬆動,此事也不是冇有可能。”郭有為淡淡迴應。

“對對對,敬王啊,你放平心態啊。我們再做做工作,讓皇上隻能派那蕭炎去。”

“舅舅有辦法?”

“敬王放心,此事就交給我去辦。”

相較於一臉自信十足的忠勇侯,郭丞相倒顯得平淡很多。

此後連著幾日,太醫每日準時到二皇子宮殿去診脈,各種滋補的藥品不斷的送過去。當然,二皇子有冇有服用就另說了。

鎮國將軍府。

“小五,你外祖母人真好,她讓人給我準備了好多糕點,你看你看。”

今天玄小三跟玄小四到鎮國將軍府做客,受到了熱情款待。用完膳一群年輕人在院子裡聊天,喝茶。

玄小三喝著茶,滿臉嫌棄,“你剛剛午膳冇吃飽麼?”

“午膳是午膳,現在是···是下午茶,對吧,小五?”

“是,下午茶,嗬嗬。”

蘇謙還一個勁的讓丫鬟把廚房拿手的點心都送來,玄小四開心的直呼“好兄弟”。

玄小三看著旁邊喝茶不發一語的蘇域,“聽說你要去押送救濟糧,什麼時候出發?”

蘇域放下杯子,“你都知道了?訊息傳的倒快。後天吧。”

“大哥要外出?”蘇月也加入了話題。

“妹妹,你不知道,皇上讓大哥去押送救濟糧,但是那些人明顯不懷好意,肯定···”蘇羽著急的跟蘇月講述這件事。

“阿羽,休得胡言。”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