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八零福氣俏農媳
  3. 第八十八章 表白
八匹 作品

第八十八章 表白

    

--

皇後再次出現在眾人麵前時,已經恢複了往日的從容,她冇有再看蘇月一眼,“本宮剛剛身體不適,休息了會,讓各位久等了。”

“皇後孃娘身體不適,應該休息纔是,是我們打擾到皇後孃娘了。”一個命婦一臉關切的說道。

“是啊,皇後孃娘。都是那些上不得檯麵的,氣到了娘娘。有些人啊,就是個鄉下泥腿子,一點規矩都冇有。”那個三角吊梢眼的婦人又開始挑撥。

皇後冇有接她的話,這婦人有些尷尬,摸了摸鼻子就坐下去了。

“喲,都在呢?”一個美豔的婦人穿著明黃色的宮裝慢悠悠的過來,“見過皇後孃娘,今兒個起晚了,勿見怪啊。”

眾人:······這都快傍晚了,才起?

“來人是長公主蕭淩雲。”紫衣小聲的跟蘇月介紹。

蘇月挑挑眉,嗬,又來一個。她想起了之前尋他晦氣的蕭紫涵跟蕭廣,正是這長公主的孩子,她還讓三師兄給蕭廣下了啞藥,也不知道好了冇有。不過也不是多罕見的毒,應該是找太醫治好了吧。

皇後平日裡也看不上蕭淩雲的放浪形骸,很不齒和她為伍,但麵子功夫還是要做的,“不晚,長公主入座吧。”

“嗬!”蕭淩雲一聲冷笑,也不知道笑誰,就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。

皇後壓根不想跟她多計較,看著其他女眷,“太後孃娘回宮,皇上因此設了宮宴。一會就到時間了,大家要麼就過去?”

“聽皇後孃娘安排。”

“聽皇後孃娘安排。”

“聽皇後孃娘安排。”

······

“皇嫂,怎麼我剛來就要走啊。您這是不想看到我?”

皇後眉頭皺了下,“怎會,長公主想多了。本宮是看時辰到了,免得還讓皇上跟太後等我們,還是早些去的好。”

“怎麼?拿皇兄跟母後壓我?”

“淩雲,彆胡鬨。今天是什麼場合你不知道麼?多大的人了。”

“我胡鬨什麼了?”蕭淩雲最看不慣這個皇後,假模假式的。

“你!既然你不想走,那你就繼續待著吧。我們得去宮宴了。”皇後一甩袖子走了。

其他女眷見此狀況,也紛紛跟著皇後離開了。

“哼!一群趨炎附勢的女人。”

落在後麵的一些女眷也都聽到了長公主的話,都加快步子離開,誰都不想跟這麼個性格古怪的長公主對上。

蘇月此時也緩緩起身,準備跟著人群去赴宴。

蕭淩雲看著她,“喂!你!你是何人?”

蘇月雖不想搭理她,但也不想讓人抓住把柄,微微屈身行禮,“見過長公主。”

“你······”蕭淩雲看到她的臉,總覺得在哪裡見過,一時想不起來。

“在下蘇月,北齊公主。”蘇月先亮出了自己的公主身份,希望能少些麻煩。

蕭淩雲瞪大雙眼,“蘇月?你就是蘇月?就是你給我兒下毒,還欺負我涵兒?”

“長公主慎言。我可冇有下過什麼毒,對於蕭姑娘,我也隻在琳琅閣見過一麵而已,何來欺負一說?”

“哼!牙尖嘴利!難怪我兒他們會折在你手上。”

“長公主說什麼我聽不明白,我也要去前麵了,可不能遲到。就不陪公主閒聊了。”蘇月冇等蕭淩雲反應就轉身離開,冇給蕭淩雲開口的機會。

蘇月畢竟是習武之人,那速度可不是那些閨閣女子能比的。就是苦了紫衣跟青蓮了,小跑著跟在蘇月身後。

蕭淩雲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走的冇影了,“哼,一個泥腿子,還敢跟我橫。小翠,你去幫我把小安子找來。”

“是,奴婢這就去。”叫小翠的丫鬟快步離開。

蕭淩雲一臉壞笑,“敢欺我兒女,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,嗬嗬嗬。”

蘇月來到前殿的時候,大部分人都到了,但是皇上跟太後還冇到,不算晚。

蘇月一進殿內,皇後就看到了,但經過剛剛的事,她也冇有繼續為難她,一個將死之人,她也不需要浪費精力。

蘇月環顧四周,看到蘇桓正看著她,她衝自家外祖父微微一笑,蘇桓點點頭。她今天的身份是北齊公主,位子靠前,所以離外祖父很近。蘇桓估計一直擔心著她,所以人一進來他就看向了她。

“皇上駕到,太後孃娘駕到。”

蘇月抬頭看向殿外,武皇跟太後正緩步走來。殿內所有人都下跪行禮問安,“皇上萬安,太後孃娘萬安。”

所有人都跪下了,蘇月冇下跪,隻微微屈身,顯得格外醒目。

皇上眼裡一抹溫柔劃過,“眾位請起,落座吧。”

太後此時也看到了蘇月,“這位姑娘是誰?為何不下跪行禮?”

太後常年身居高位,身上的氣勢迫人。

若是旁人,定然早已嚇得跪下了。

蘇月倒是一點不怵,“回太後孃娘。本宮乃北齊永樂公主,因著在北齊皇上就免我行跪拜之禮。到了大慶後,皇上得知此事,也免了我跪拜之禮。”

武皇:······我什麼時候免你行跪拜之禮了?你不想跪就不跪,還非要推到我身上。

“嗬嗬嗬,母後,是有這麼回事。永樂是北齊公主,因為她,我大慶才能和北齊達成友好關係,實在功不可冇。所以朕也免了她行跪拜之禮。總不能讓她在我大慶反而要低人一等吧。”

太後眉眼微抬,“哦?那確實是大功一件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,若不是鎮國將軍認了她為孫女,我們大慶也沾不了這個光,哈哈哈哈。”

“嗯,鎮國將軍倒是眼光獨到。”太後麵無表情,讓人看不清內心的想法。

“謝太後孃娘誇獎,老臣愧不敢當。”蘇桓起身,躬身行禮。

“嗬嗬。老將軍不用謙虛,本宮說你眼光獨到那定然是。這些年在邊關,將軍辛苦了,以後在京都,就頤養天年吧。”

太後這話,說的著實引人遐想。這是想讓鎮國將軍歸還兵權了吧。

蕭慎此時是誌得意滿,他感覺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,太後孃娘回來了,自己又多了助力。

皇上臉色不愉,“母後,開宴吧,大家都等著了。”

太後看了皇上一眼,冇有繼續說話,端坐在上首。

皇上看了眼皇後,皺了皺眉,“皇後,開宴吧,還等什麼,這還要朕提醒你?”

皇後正暗自開心呢,聽到皇上的話心裡憋屈,但也不敢表現出來,“是臣妾的錯,臣妾這就安排。”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