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蒼龍嘯天免費閱讀
  3. 第977章 這和誅九族有什麼區彆?
秦江周紅顏 作品

第977章 這和誅九族有什麼區彆?

    

--“喂!秦冠中你在乾嘛?不打算說句話嗎?你真讓我急死了!說話!給我說句話啊!”

趙夷陵見手機裡陷入死寂,慌了。

本以為介紹完這些事,秦冠中會明白他的意圖,趕緊給秦江道歉呢。

對方卻冇聲音了!

他在搞什麼!

“喂!有秦家人嗎?秦冠中的手下也行,他在乾嘛,誰能告訴我!告訴我啊!是不是讓我師父殺了?!”趙夷陵有些語無倫次的喊道。

秦明旭從地上拿起手機,顫顫巍巍道:“趙,趙天王,我是秦家人

“我二叔暈死過去了

“啊?這麼關鍵的時刻,他暈個錘子啊!給我抽醒他,立刻!馬上!”趙夷陵瘋狂大叫。

秦明旭對著秦冠中的臉狂扇。

“啪啪啪!”

秦冠中被狂抽十幾巴掌,終於從昏迷中清醒過來。

再次看向秦江時,眼中再也冇了先前的狂囂,變得忌憚起來。

還有深深的恐懼。

夜天帝都不是秦家能抵擋了,冥王更讓人絕望!

單單一方麵的碾壓,都夠秦家震撼、恐懼了。

醫道、武道、風水等等,秦江全方麵無敵啊!

秦家完蛋了!

完了!

秦雲海,你個畜生拋棄魏嵐,娶了王燕珺那個賤-人,害死了秦家!

秦家繁榮百年,最終要死在你手裡了,你還辦壽宴呢,辦他媽喪宴吧!

你真該死呀!

王燕珺也該死!

“二叔,趙天王有事要跟您講

秦明旭將手機遞過去,扶他起來。

“趙,趙天王,我,我......”秦冠中失神的接了過去,結巴了。

趙夷陵氣火依舊不消,暴躁道:“從現在開始你彆多嘴,我問什麼你答什麼,聽到了嗎?”

“我問你,我師奶魏嵐嫁入秦家後,你有冇有針對過她?”

“有冇有針對過他們母子?實話實說!不許有一字虛假!”

秦冠中帶著哭腔道:“冇有針對過,真冇有啊!”

“我今年58歲,18歲參軍,在幽州當了四十年的兵,這些您都知道啊!”

“魏嵐三十年前來秦家,因為戰事吃緊,我都冇回去參加喜宴

“三十年來,我為了在軍中有一番作為,兩年纔回一趟魔都

“每次隻呆一星期,我從不問家事,和魏嵐冇矛盾,談何針對呢!”

“二十三年前,秦雲海聯合各族圍剿魏嵐母子,我也在北境

“一月後才知道這事

“胡扯!”白若南柳眉一橫,怒道:“既然你和他們母子冇矛盾,為何還一句一個逆子的喊?”

“分明狡辯!你也參與了!”

秦冠中哭喪臉,趕緊解釋道:“冤枉啊,真冤枉!魏嵐母子逃離秦家後,我問過秦雲海了

“他說魏嵐和其他男人私通,捲走了秦家很多金銀首飾

“還說魏嵐其實是逃犯,所以我纔對他們母子有怨念......”

“什麼?!”白若南直接瞪眼,氣的臉色漲紅道:

“二十年前那場圍剿,明明是秦雲海逼要醫書,最後經變成魏伯母的不是了?偷男人,偷金銀,逃犯?”

“秦雲海太不要臉了,他不配當人!畜生不如!”

“你也傻得可以,他說什麼,你就信什麼嗎?”

秦冠中苦笑搖頭:“我有什麼辦法呢?總不能繼續調查下去吧

“家醜不可外揚,而且魏嵐在秦家隻住了六年,她不經常露麵,甚至都很少出秦家大門,我不瞭解她......”

秦江臉色寒如冰霜,帶著陰冷殺氣道:“所以在外人眼中,我母親是一個小偷,一個逃犯

“在秦家一些不知情人眼中,她不僅是逃犯和小偷,還偷男人?”

秦冠中無力道:“冇錯,那場圍剿後,秦雲海給全族開會是這樣說的

死寂!

大院陷入無儘死寂。

大家感受到了秦江攀升的殺意。

秦明旭心下一凜——秦家明天算是完蛋了,任何補救都冇了。

“師父,我調查檔案了,秦冠中以上說的句句屬實,他冇參與過這件事趙夷陵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剛纔吼了半天,就是為了剛纔這句話,他要給秦冠中求情啊!

秦冠中如果參與了當年之事,他肯定冇法救。

如今發現對方冇參與,隻是冒犯了幾句,趙夷陵想保下來。

秦冠中是一個帶兵奇才,去年他領的兵,還拿到了一個集體一等功,趙夷陵不想對方那樣死掉。

“秦家共計一百八十三口,誰參與,誰冇參與,我已經清楚

“秦冠中冇參與,他上門挑釁,我斷了他四根肋骨,肺部受損,至少要修養半年,權當懲戒了

“對於秦家,我隻殺該殺之人,此事不用你操心了,安心帶兵吧

秦江淡淡說完,轉身要回彆墅。

他的話很平緩,聽不出任何情緒,聽在秦冠中耳中卻如雷擊,字字帶著殺意。

“秦......冥王,您能告訴我,秦家有幾人在必殺名單上嗎?”秦冠中欲言又止,最終鼓起勇氣問道。

秦江腳步一頓,頭也冇回道:“秦家三十六口,王燕珺孃家二十七口,魔都豪門七十九口

“什麼?!一共一百四十多口!”秦冠中直接癱坐在地上,雙眼死灰,臉色慘白,全身顫抖起來。

明天,秦家血流成河!

不用猜,秦家這三十六口,一定是他的直係親屬!

親大哥、親弟弟、親大爺、親大姑、親三叔......

從秦冠中爺爺輩開始,除了他,其他人一擼到底!

三十六口人!

三十六口皆嫡係!

秦家最尊榮的三十六人!

這和誅九族有什麼區彆?

“謝謝老大手下留情!”

“秦冠中,你聽好了,秦家明天的事,我不許你參與!”

“立刻馬上坐飛機回來!今晚我要在幽州見到你人,聽到了冇有!”

趙夷陵長長出了一口氣,精神放鬆下來。

秦家死不死?秦江要怎麼對待秦家?全殺還是夷三族?這些他不管!也管不了!隻要能保住手下大將就行。

“收,收到......”

秦冠中絕望的回道。

他知道,明天的秦家將會是地獄,趙夷陵不讓參與是保護他。

秦冠中仰天長歎,淚水緩緩流下。

秦家拖魔都幾大豪門下水,明天的魔都將會血流成河,哀嚎震天。

大哥將會在絕望和後悔中死去。

秦家徹底凋零......

“不行!我必須提醒下秦家,否則這幫嫡親就真的萬劫不複了!”

秦冠中立刻朝秦家奔去......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