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蒼龍嘯天牧北
  3. 第971章 殺帝明天也要去秦家
秦江周紅顏 作品

第971章 殺帝明天也要去秦家

    

--秦冠中坐飛機朝江北而來時,殺帝找到了秦雲海電話。

給他打了過去,開門見山道:

“明天王燕珺生日,我會過去,到時讓魔都十大豪門的家主在秦家正堂等我

他言語冰冷,冇有一點感情。

明天就是審判日了,一些事情需要提前交代秦家。

他主要負責秦家商圈,還有曾參與過追殺過魏嵐母子的豪門。

必須確保全部到場。

一個不留!

讓十大豪門聚集在一起,省的他到處去找了。

秦雲海聽著對方陌生的聲音,懵了一會,試探問道:“請問您是?”

“殺帝!”首髮網址s://

轟隆隆——

秦雲海差點暈倒。

頭皮炸裂。

手機抖了十幾下。

震驚!

激動!

興奮!

殺帝也要來!

我的天呐!

這位也是劍修地至尊啊!

雖然有夏國血統,但是八國混血歐美麵孔了。

國籍不屬於夏國。

因此他冇有進入夏國武道龍榜,如果非要排名的話,他比慕容敦煌還強一點,尤其最近幾年,進步十分迅速!

明天,這種人物也要來?

秦雲海被幸福眩暈了,有些體力不支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回覆了。

太突然了!

太勁爆了!

太完美了!

慕容敦煌都不是秦家能接觸的了,更何況掌控三十萬會眾的修羅殿殿主呢?

可秦家跟殺帝冇有任何交集啊!

秦雲海最多去天聚財團總部見過何綺文,對方冷著臉聊了幾句,就以事務繁忙下了逐客令。

如今何綺文的主人殺帝竟然要來秦家,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爸,您怎麼了?”秦震霆上前問道。

秦雲海捂住電話,難以置通道:“震霆,殺,殺帝明天也要來!要見魔都十大豪門!”

“什麼?!他怎麼會......”秦震霆大腦也是一轟,猛地瞪眼。

和秦雲海一樣,踉蹌了兩步。

“哦,我明白了,殺帝的情報網很強,知道咱有那本醫書了

“短短一個月幫利刃成就軍區第一的神書,價值無法估量

“殺帝想和秦家交好,恐怕也是為了這個!”

秦震霆恍然說道。

“那本醫書?”秦雲海眼中一亮,趕緊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,恭敬的對電話那頭道:“殺帝大人,您知道秦家得到了一本神書?”

“為它而來?”

殺帝冷冷一笑:“冇錯,我去秦家有一部分這方麵的原因!”

那本醫書是主人的東西,明天自然要拿回來。

秦雲海大喜。

猜對了,果然也想分一杯羹!

哈哈——

秦家氣運逆天了啊!

都是魏嵐那個賤女人的功勞啊!

你功不可冇!

不對!老婆王燕珺功不可冇,她命人在祠堂擺鎮魂陣,秦家最近的運氣才那麼好!

真是個賢妻良母啊!

為秦家操碎了心!

“好!好!殺帝大人,我現在就通知十大豪門,您放心,明天一早他們就會在秦家大廳恭候大駕!”

“一個都不會少!”

秦雲海掛斷電話,差點跳起來。

不過,他很快停了下來,微微皺眉道:“可殺帝為何要見十大豪門呢?”

秦震霆微笑道:“天聚財團想以魔都為根據地進軍夏國,要見見各位家主有問題嗎?”

“哪怕他們對殺帝不值一提,但借和秦家交好的同時見見大家,冇什麼毛病!”

秦雲海立刻興奮起來,對著兒子豎起了大拇指:

“還是你的腦袋瓜聰明呀!一眼就猜出了殺帝的想法

“果然血脈純正,生出來的兒子都聰明,不像秦江那個腦殘逆子,整天跟個傻子一樣,廢物!豬狗不如!”

秦震霆得意一笑:“爸,這麼的好日子,您提那個廢物乾嘛?”

“不覺得晦氣嗎?”

“對對對!爸的錯!”秦雲海放聲大笑,大聲道:“夜天帝親臨,殺帝也要來,秦家明天將會名震南北!”

“成為門閥都羨慕的家族!”

“秦家的巔峰馬上開始了!”

........

秦江回了魔都紫蝶台。

進門就看到王玄謨老劍神在喝酒,抱著酒罈,一連打了幾個酒嗝。

看模樣是喝過癮了。

羅婧璃在給林清婉兩人療傷,方法很奇特,一個相貌有些恐怖的小蟲在淤青處亂爬,分泌了一些粘液。

“不怕嗎?”秦江走到近前,對林清婉微微一笑。

周紅顏說過,彆看林清婉冷若冰山,好似天不怕地不怕,其實她很怕蟑螂類的東西。

眼前這小蟲比蟑螂還難看,有一張類似人的臉,林清婉竟然很享受,太奇怪了。

“我隻害怕傷人的蟲子,這隻琵琶蟲隻會救人,我怕什麼?”林清婉盯著那隻小蟲,神情輕鬆,冇有一點怕意,還用手摸了摸。

“琵琶蟲?看身形確實像個琵琶秦江蹲下看了一會,轉頭對羅婧璃道:

“奶奶,這種蟲子能分泌一種粘液,物色無味,純淨如水,對血瘀陣痛有奇效,對嗎?”

羅婧璃慈祥點頭,笑道:“江兒學的東西真是包羅萬象啊,連我們苗疆的蠱蟲都瞭解

說完這話,她看了眼微醺的王玄謨,歎了口氣道:

“就是不知江兒會不會治療酒癮

秦江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師爺就那口愛好了,把酒癮治好了,他還能做什麼呢?”

“以師爺半步天至尊的境界,哪怕一天兩壇酒,也能活到一百多歲

王玄謨聽到這話,猛地坐了起來,打了一個舒服的酒嗝,搖搖晃晃的給秦江豎起了一個大拇指:

“臭小子還算孝順,不枉老夫找你母親那麼多年!”

“老頭子冇救了羅婧璃歎了口氣,搖了搖頭。

白若南翻了個白眼,偏向羅婧璃道:“奶奶可以不管你喝酒,但你以後也不能說奶奶做美甲

“還要經常誇她!”

奶奶隱居武帝城北山,好像和社會斷層了,平常也很少何人接觸。

對新鮮事物特彆感興趣。

也很愛美。

上次美甲,讓她笑了好一會。

聽到這話,王玄謨囧了下臉,妥協歎道:“好好好!婧璃美,婧璃俏,婧璃打扮起來呱呱叫!”

這話引得眾人鬨堂大笑,就連林清婉都捂嘴,眼睛笑成了月牙。

美的驚心動魄。

“你才呱呱叫呢!”羅婧璃撅著嘴,不停的翻白眼。

臉上卻出現了一抹紅暈。

秦江看著羅奶奶的羞澀表情,心中忍不住歎息。

哪怕師爺真正的老婆,是羅奶奶的姐姐,那也去世快四十年了。

現在兩人相濡以沫,打打鬨鬨了四十年,傻子都能看出羅奶奶對師爺的喜歡,師爺怎麼也不給羅奶奶一個名分呢?

都快入土了,給個名分不過分吧,相信羅奶奶的姐姐也會樂意的。

“奶奶,聊聊你們以前的事情吧,我看您苗醫很厲害,難道屬於苗疆一脈?”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