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歡年葉遠琛 作品

第1317章

    

WWW.biquge775.com

溫歡年的視線從古開臉上掃過,嘴角勾起一抹笑:“你的意思是,你冇發現什麼異常,對吧?”

古開是人氣很高的流量小生,長得很正氣,劍眉星目,看上去就像個正人君子。

他當然也聽說過溫歡年的大名,對溫歡年也是充滿了敬畏。

見溫歡年盯著自己看,他到底有些扛不住,低聲道:“其實……我也覺得不太正常……我雖然打小倒黴,但從來冇有這樣連續好幾天都倒黴……”

溫歡年似笑非笑地瞧著他:“看來你也不算太遲鈍。”

古開不敢跟她對視,低著頭不做聲。

溫歡年眯起眼睛,又看了他幾眼。

或許是察覺到溫歡年的眼神有些古怪,牛導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古開身上。

偏偏古開彷彿心虛一般不敢和溫歡年對視,於是牛導和其他工作人員都在暗暗猜測,難道劇組的古怪跟古開有關?

牛導是直性子,頓時皺起眉,問古開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”

古開猛地抬頭看向他,又很快低下頭去,訥訥道: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可他滿臉都寫著心虛,很難讓人信服。

牛導:“……”

他默默地看了古開片刻,轉頭看向溫歡年,直接問道,“溫大師,這件事跟古開有關嗎?”

如果跟古開有關,那他肯定不能再留古開在劇組。

要不然再出現今天這樣刹車失靈的意外事件,那他的心臟可受不了。

溫歡年看了眼古開,勾了勾唇角,道:“古開覺得這件事跟他有關。”

這個回答有些意味深長,牛導和其他人一時間冇意會過來。

什麼叫古開覺得這件事跟他有關?

那到底是有關還是無關呢?

古開也愣愣地望著溫歡年:“溫大師,您……您看出來了嗎?”

他頓了頓,深吸口氣,道,“我確實是在心虛。”

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,他忍不住抓了抓頭髮,道,“是這樣的,我打小比較倒黴,我爸媽在我小時候去求白雲觀的鴻元道長給我畫了道符紙幫我轉運。”

溫歡年見他願意坦白,倒是多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繼續。”

古開撓撓頭,道:“鴻元道長跟我說,那符紙其實也不能讓我運氣變好,隻是讓我能像普通人那樣正常生活。”

“主要是我小時候喝水都能嗆到,日常中的倒黴事太多,確實是影響了我的生活,好在有鴻元道長的符紙,讓我這二十多年都過得不錯。”

“不過符紙每年都要換一次,今年我因為通告太多冇有時間去見鴻元道長,前幾天符紙正好過期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的聲音小下去,臉上再次寫滿了心虛。

牛導和工作人也頓時都懂了他的意思。

符紙過期,也就意味著古開會繼續倒黴。

牛導忍不住拔高聲音,道:“所以你覺得其他演員倒黴是被你影響了?”

古開:“……嗯。”

他更心虛了。

牛導:“……”

其他人:“……”

他們默默地往後退了幾步,不約而同地遠離古開。

古開:“……”

溫歡年被逗樂,好笑地搖搖頭,道:“你們不用緊張,劇組的事其實跟他無關。”

古開一怔。

其他人也都很驚訝。

溫歡年道:“我剛剛說了,古開是自己覺得劇組的事跟他有關,但其實壓根不管他的事。”

她示意古開把符紙拿出來,道,“這符紙你一直貼身攜帶,對吧?”

古開點頭。

溫歡年道:“鴻元道長的道法高深,他親手畫的符紙,不可能因為過期幾天就冇用。”

她示意古開仔細觀察符紙紋路,道,“這紋路裡有功德金光加持,放在太陽底下就能看見。”

古開聞言,立即抬起手,將符紙對準陽光。

果然有金色的光在日光下隱隱閃爍。

古開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其他人也震驚不已,同時又心生敬畏。

溫歡年笑了笑,對古開道:“這符紙起碼還能保你幾年不倒黴,鴻元道長之所以讓你每年去換,不過是加深符紙上的功德,更有效果而已。”

古開喃喃道:“原來如此……”

他突然反應過來,驚喜道,“那劇組的事,是不是真的跟我無關?!”

“太好了!我一直以為是我連累了其他人,覺得特彆內疚,我還打算明天請假回帝都一趟去請鴻元道長出麵給大家轉運。”

溫歡年點頭,道:“確實跟你無關,嚴格說起來,你也是受害者。”

古開得到肯定的答案,心裡的那塊大石頭終於落地,整個人都放鬆下來。

牛導看他一眼,再轉向溫歡年,有些焦急道:“溫大師,那您看我們劇組到底是什麼情況?”

雖然古開已經被溫歡年指出冇問題,但他們劇組的古怪還是冇有解決,牛導依舊很憂心。

溫歡年微微一笑,道:“您彆急啊,我馬上就給大家解惑。”

她環顧四週週,目光落在劇組女二身上,道,“你每天晚上爆痘,對嗎?”

女二叫許師施,是選秀出來的愛豆,年紀很小,剛滿十八歲。

她長得特彆漂亮,滿臉的膠原蛋白,皮膚也很好,壓根看不出她會爆痘。

但她卻嚴肅地點頭,道:“對,這幾天每到晚上,我臉上全是痘……這個事牛導可以作證,劇組的演員和其他工作人員都可以作證。”

因為這幾天晚上有她的夜戲,她的臉第一次莫名其妙爆痘時,幾乎所有工作人員都在場,大家都被驚到了,還以為她是水土不服,立刻送她去醫院。

結果第二天白天一看,她的皮膚又恢複了光滑水嫩的樣子,完全看不出痘印。

所有人都覺得古怪,也就是從那天起,劇組接二連三都有倒黴事發生。

溫歡年仔細打量了許師施片刻,轉頭看向牛導,道:“在我說出真相之前,我還想問一句,你們劇組的男二肖逸今天冇來嗎?”

聽見肖逸的名字,許師施的身體頓時一僵。

不過除了溫歡年,其他人並冇有注意到她的異常。

牛導:“肖逸今天冇戲份,好像是說去見朋友了。”

溫歡年挑眉,視線落在許師施臉上:“我覺得肖逸不是去見朋友了,而是出事了,你覺得呢?”

http://m.biquge77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