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臻頏瞿嘯爵 作品

第1303章

    

--傳音這種秘事,柴政隻告知過瞿嘯爵,按理說冇有外人知曉纔是,所以……

“您真的是……柳小姐?”

柴政的嗓音不太確定。

可柳臻頏卻是鬆了一口氣,第一次朝彆人證明自己就是自己,她也挺無奈的:“嘯爵現在在哪兒?我馬上過去。”

瞿嘯爵的地址就在瞿家老宅,柴政說安排司機專門過來接她,其實柳臻頏是有疑惑的,按理說自己死而複生的訊息幾乎像是顆炸彈般,能在整個南城區轟動,瞿嘯爵也絕不可能為了其他事情而放棄儘早和她見麵的機會,那麼……

為什麼瞿嘯爵不來接她?

柳臻頏猜測著這兩個月裡一定發生過很多她不知曉的事情。

果然,這個猜測在柴政的口中得到了印證。

柴政在見到柳臻頏後,向來不苟言笑的臉上滿是驚喜和興奮,如果不是身份有彆,他怕是都能圍著她轉一圈好好看看:“柳小姐,真的是您,您這兩個月都去哪兒了?”

“我在崑崙昏迷了近兩個月,醒來後便立刻趕了回來,誰曾想竟過去了快兩個月的時間。”

“可您的生燈……”

“滅了?”

這倒是柳臻頏冇想到的,她琢磨了下:“我當時的確用自己的性命作為開啟陣法的籌碼,不過卻在最後一刻被小蛟救了下來,也許是天地默認我已經死了吧。”

這是她能想到最大的可能性。

柴政很清楚柳臻頏現在最關心的便是瞿隊,於是他在試探了兩句後,立刻將話題轉到了正軌:“瞿隊在得知您去世的訊息後情緒波動很大,所以……他現在過得比較差。”

按照這樣的敘述,柳臻頏猜到點:“是爺爺將他關起來了?”

“不算是瞿老一個人的決定,也是和老領導們商量過的。”

“那他過得有多差?”

柴政無法描述,也不敢描述的太過詳細,隻能道:“要不您到時候自己去看看。”

索性,老宅距離柳家並不算多遠,十幾分鐘的車程便駛進了雕花大門。

一下車,柳臻頏就聽到很明顯的打鬥聲,她側著耳朵認真的辨彆了下,偏頭:“是嘯爵在和人打架?”

柴政還未來得及迴應,就從裡麵走出來一個人:“柴隊。”

柳臻頏認識對方,也是瞿嘯爵隊裡的成員,曾經還一起去過Y國。

但對方卻絲毫冇有想到能夠再見她,嚇得幾乎是立刻往後退,一米八幾的大男人就差找個角落鑽進去,話都說不利索了:“你……你是人是鬼啊。”

這次柴政直接一個暴栗敲在了對方的腦袋上:“說什麼胡話呢,這就是柳小姐。”

“她,她不是……”

柳臻頏估摸著對方應該是想說“死了”,但顧忌著她在場冇好意思說出口。

不過,她也絲毫不計較,反而歪頭開玩笑著:“我命不該絕,昏迷了兩個月還活著,你要不伸手摸一摸,我是有體溫的。”

說著,她還主動伸出手臂,意思是讓他感受下。

對方冇這麼大的膽子,柴政也主動將話題岔開:“瞿隊怎麼樣了?”

“瞿隊剛剛將手銬掙開了,我們幾個差點冇有製住他,就連鎮定劑都感覺不太管用了。”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