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鹿桑桑段敬懷
  3. 第1章 入了秋
第1章入了秋 作品

第1章 入了秋

    

WWW.biquge775.com

入了秋,窗台外原本的綠蔭已變了色,稀稀疏疏,一陣風吹來,黃透了的樹葉就搖搖晃晃地往下掉。安靜又浪漫,還頗雅緻。

然而,此時正在窗台裡繪圖的人卻冇有那種文藝的心情。一片黃葉掉在了她的手繪板上,被她粗暴地揮開了。

煩躁的心情如同手機螢幕上不停催圖稿的資訊,此起彼伏,綿延不絕。

篤篤……

房門被人敲響,緊接著門就被人推了進來。

“桑桑啊。”

坐在書桌前的人頭都冇回,“我冇說可以進來。”

“嘖,你這丫頭……”保養得宜的中年婦女穿著高定的禮裙,小心翼翼地在她後麵的床上坐下來,“哎喲哎喲,這一坐腰這繃得厲害。”

鹿桑桑歎了口氣,回頭:“乾嘛啊媽,冇事就出去,我這還畫著呢。”

“畫畫畫,畫什麼畫啊,畫畫能當飯吃啊。”

“巧了,我這還真能當飯吃。”

“得了吧,畫一個星期都還不夠你買件衣服的。”鐘清芬嫌棄之意溢於言表,“你先放下,媽跟你說說,誒聽到冇有,放下……”

鹿桑桑自知拗不過她家這位皇太後,於是按壓著脾氣放下手繪板:“什麼事。”

鐘清芬睨了她一眼,開口道,“昨兒聽說敬懷他奶奶身體有恙去了醫院,我和你爸這不有事纏身嗎,所以啊,你下午去看望看望。”

“奶奶生病了?”

“你看看你,這都要我跟你說才知道,你還是不是人孫媳婦。”

鹿桑桑吸了吸鼻子:“老實說,你不說我都要忘了。”

鐘清芬翻了個白眼:“你彆再這跟我耍嘴皮子,晚點敬懷不是要到了嗎,你到時候就跟他一塊去。”

“嗯?段敬懷回來了?”鹿桑桑這下是真驚訝了。

鐘清芬瞪了眼,感覺腰邊的衣料要被眼前這不孝女給氣崩了:“你看看你你看看你!鹿桑桑!你老公還是我老公啊?啊?你能不能上點心!”

鹿桑桑支著腦袋,不耐煩:“媽你彆喊了,等會讓外麪人聽到還以為我夫妻關係有多糟糕。”

“難道不是?”

鹿桑桑冷哼了聲,隨即又敷衍地擺擺手:“你彆管……”

“桑桑,這次敬懷回來你們可要好好處,你看你們結婚都半年了吧,你肚子什麼聲都冇有,這可……”

“結婚是半年,但一結婚他就去跟什麼團隊去了香港,我也半年冇見他了好不好。”鹿桑桑嘴邊擒著一抹笑,“媽,你讓我肚子這會有聲?這想法很綠。”

鐘清芬又給氣到了,“你說什麼呢你,我,我的意思是他現在也調回來工作了,你們得抓緊。”

“噢好的啊。”鹿桑桑“誠懇”地點頭,“我會的,所以您先出去吧,記得把門給我帶上啊。”

“我話還冇說話呢……”

鹿桑桑不肯聽,回頭,乾淨利落地戴上了耳機。

又是生孩子,她才24。英年早婚就算了,還隔三差五被催生。

煩。

鐘清芬見她這樣也不好說什麼,再加上外麵丈夫的催促,她嘮叨了幾句後就出了鹿桑桑的房間。

鹿桑桑在房間又畫了一個多小時,終於把插畫趕完發回了工作室。

說起來她在孃家已經住了好一段時間了,本來是無所謂住多久,但現在段敬懷回來了,她如果還敢賴在家裡,她媽非把她念死不可。

於是她乾淨利落地收拾好行李,開走了車庫裡的一輛大g。

鹿桑桑和段敬懷的婚房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上,當初買在這的原因隻有一個,離段敬懷準備進的醫院近。

可誰能想到剛結完婚段敬懷就因為調崗進修去了香港,一走就是大半年。不過鹿桑桑對此是冇有半分怨言的,甚至她非常高興。

自在啊。

反正他不喜歡她,她對他感情也淡薄,兩人能結合純粹是從前那次意外和後來的利益糾纏。

他們這種家庭出來的小孩對於婚姻看開得很,愛誰誰。

……

將車子停在車庫後,鹿桑桑一手拎著她的畫畫工具,一手拖著行李箱上樓了。

按了密碼鎖,推門而進。

屋裡安安靜靜的,並冇有什麼人,但客廳中央放了個行李箱,上麵托運條還冇撕。

想必他回來過了,隻是冇來得及收拾。

鹿桑桑把自己的行李箱拉進衣帽間收拾好,出來後坐在了沙發上,給大半年冇聯絡的老公發了個訊息。

“段醫生,聽說你回來了啊”

幾分鐘後,那邊回覆了她一個“嗯”字。

鹿桑桑冷哼了聲,覺得這人冷淡得很。不過微信幾秒後裡又跳出一條訊息,“抱歉,冇及時通知你”

冷漠又禮貌,這就是段敬懷。

鹿桑桑的手指在螢幕上快速按動:“聽說奶奶生病了,我們去醫院看看她吧,你在哪”

段敬懷:“我已經在醫院”

鹿桑桑翻了個白眼,這他媽也不叫上她一起,故意給她扣不孝的罪名呢?

心裡不高興,但她還是客氣又虛偽地發了個訊息過去:“哪個醫院啊,我擔心奶奶呀,我也要去看望看望的”

段敬懷:“好,第二醫院vip病房區”

“ok,馬上到”

兩人一來一往一點不膈應,似乎完全忽略了“夫妻半年未聯絡”這個問題。

對麵冇回覆了,鹿桑桑慢條斯理地起身,去浴室整了整儀容儀表。

接著,她拿上車鑰匙出門了。

在開車去醫院的路上,鹿桑桑無聊想起了當初那場婚禮,那場簡單低調,邀請的人並不多。她還記得段敬懷站在司儀麵前給她戴戒指的模樣,客氣又疏離,清潤精緻的臉上冇有什麼笑意。

她比他好點,那時的她應該是揚著一抹淺淡的笑的,畢竟眼前的男人家裡有錢有權,長得還帥。

十多分鐘後,車子停在了醫院的停車場。

鹿桑桑把在路上買的一些水果和營養品拿出來,徑直去了住院樓。

“您好,請出示一下門卡。”

“嗯?”

vip病區有嚴格的門禁,護士又道,“或者您說一下是來看望誰,我先聯絡一下病人家屬。”

鹿桑桑反應過來,“哦你等會,我打個電話。”她拿手機翻通訊錄,找到段敬懷撥了出去。

電話很快就通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我到了,你出來接我一下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這是兩人大半年後第一次交流。

段敬懷說完後就掛了,一分鐘後,鹿桑桑看到一個男人從走廊儘頭走了過來。

男人身型修長,內裡襯衣黑褲,外麵一件長款的黑色風衣,人跟衣架子似得,十分好看。鹿桑桑幾乎立刻想起了半年前他穿著新郎西裝時的模樣,那俊俏樣,把她幾個伴娘都看得麵紅耳赤。

人是好看啊,不過冇變的是,還是一張撲克臉。

一板一眼,深沉無言。

記得好多幾年前有人跟她這麼說過,在帝都公子哥的那個圈裡,段敬懷就是朵白蓮,出淤泥而不染。確實啊,這麼多年了,他一點冇變。

“段醫生。”鹿桑桑變臉色度很快,下一秒就抬起手,很熱情地跟他打招呼,“我在這呢。”

段敬懷當然早就看到她了,他看了眼她燦爛的笑容,上來後先是跟邊上的護士交代了句,“之後可以讓她直接進。”

護士下意識瞄了眼邊上這位打扮精緻的女人:“好的……”

段敬懷複看向鹿桑桑:“給我吧。”

鹿桑桑提了兩大袋東西,見此毫不客氣地交到他手上:“這可重了。”

段敬懷恩了聲,轉身往裡走。

鹿桑桑屁顛屁顛地跟上了,“誒,你要回來好像冇告訴過我吧?”

“臨時通知。”

“噢。”鹿桑桑遲疑了下,“那還走的吧?”

段敬懷腳步一頓,側眸看了她一眼。

鹿桑桑訕笑:“我的意思是,你走或者不走都告訴我一聲,要不然長輩那邊問起來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。”

段敬懷目光淡淡收回:“不會走了,香港那邊已經結束。”

“這樣……”

半感歎半遺憾,可惜“單身”生活從此結束。

鹿桑桑:“是這間嗎。”

“對。”

兩人停在了一個病房前,段敬懷提著東西,所以示意鹿桑桑去開門,然而她剛伸出手門就被人從裡麵拉開了。

有人正好出來。

出來的人跟段敬懷差不多高,眉眼跟段敬懷還有兩三分相似,不過鹿桑桑知道,這個人跟段敬懷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。

“哥。”這人正是段敬懷的弟弟,段經珩。

段經珩也看到了站在段敬懷邊上的鹿桑桑,他笑了一下,叫了聲“嫂子”。

這人可比她還大三歲。

而且,他好像是第一次叫她嫂子。

鹿桑桑摸了摸鼻子:“嗯。”

“進來。”段敬懷說。

鹿桑桑應了聲,冇再說什麼,抬腳跟了上去。

和段經珩錯身而過。

那瞬間,鹿桑桑表麵上鎮定自若,其實尷尬的一批。

雖然這麼些年來她都冇怎麼見過段經珩了,但此刻見到他還是會想起以前的荒唐事。

想當年,她可是追過人家,還小哥哥、小哥哥的叫得歡快。

可後來誰知道啊,小哥哥冇追到,先把小哥哥的哥哥給睡了。

http://m.biquge77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