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沈安安陸子琛
  3. 第1052章 大結局
餘生念你情真 作品

第1052章 大結局

    

孔英義急匆匆的過來找謝雨桐。

天上還下著雨,他甚至都顧不得打傘,就著急忙慌的過來了。

“雨桐,你找我什麼事兒?怎麼這麼急?”孔英義一進門就問道,然後左右看看:“怎麼在酒店訂房間了?”

“英義哥哥,你坐。”謝雨桐含情脈脈的看著他。

謝雨桐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稱呼他了。

這個久違的稱呼,讓孔英義的心頭,瞬間一片火熱。

孔英義慢慢坐在謝雨桐的麵前,看著眼前的燭光晚餐,似乎猜到了什麼。

謝雨桐眼神一錯不錯的盯著孔英義。

“雨桐,你有什麼話,就直接說吧,需要我配合的,我一定配合。”孔英義說道:“你我之間,不需要鋪墊。”

謝雨桐噗嗤一聲,笑著說道:“但,這個事情,需要鋪墊。”

“嗯?”孔英義臉上閃過一絲難得的迷茫。

“半夏懷孕了。噓,這個事情,你知道就好,不要說出去。”謝雨桐豎起手指,在嘴角晃了晃:“不到三個月,誰也不能說。”

孔英義眼底閃過一絲笑意:“是,多謝你對我的信任!我保證不往外說。”

謝雨桐滿意了。

“我今年二十七了。英義哥哥,我記得你比我大幾歲,今年也是三十多了。”謝雨桐開口說道。

“怎麼突然提起這個了?是不是我媽找你說什麼了?”孔英義有些急切的說道:“你不要聽她的!我什麼都依著你。”

“不是。”謝雨桐笑的意味深長:“我想要個孩子了。英義哥哥,我們生個孩子吧!”

孔英義第一次失態的將手裡的湯匙,一下子掉在了盤子裡,聲音都因為緊張而變得尖銳了幾分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你就不想跟我發生點什麼嗎?”謝雨桐輕笑了起來,眼神是那麼的勾人。

孔英義的喉結,不受控製的滾動了幾下,聲音裡帶著一絲暗啞:“雨桐,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”

“當然,不然的話,我為什麼準備這麼浪漫的房間呢?”謝雨桐輕笑了起來:“我不能給你一個婚姻,但是可以給你一份愛,給你一個屬於你和我的孩子,所以,英義哥哥,你願意跟我一起孕育一個共同的孩子嗎?”

孔英義忽然站了起來,激動的來回走動了好幾圈,他甚至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,來表達他此時此刻的心情。

他有千言萬語堵在心口,想說,卻說不出來。

他想擁抱謝雨桐,卻又怕自己太過激動,而誤傷了她!

他想興奮的大喊大叫,卻又怕失控的自己,嚇著了她!

他眼眶裡閃著淚花,想哭卻又想笑。

他心心念念等了這麼多年,終於讓他等到了!

他等到了!

孔英義彷彿想起了什麼,轉身朝著謝雨桐單膝跪地,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已經有些陳舊的錦盒,當著謝雨桐的麵打開,露出了裡麵的一枚鑽戒。

“雨桐,這枚戒指,我在五年前就準備好了。原本是打算留著跟你求婚用的,現在我用這枚戒指,向你發誓:我孔英義一生一世一雙人,生生世世不分離。就算你不肯給我一個婚姻,我也願意一輩子守著你。現在,你說你想要一個孩子,我答應,我統統答應!你想要幾個,我們就生幾個!雨桐,你和孩子,將是我的唯一。”孔英義幾乎是語無倫次的把這些話說完的。

謝雨桐朝著孔英義伸出了自己的手:“那就給我戴上戒指吧。”

孔英義雙手不停的顫抖著,他用儘力氣,纔將這枚鑽戒,小心翼翼的給謝雨桐戴在了手指上。

孔英義一把抱住了謝雨桐:“謝謝你,雨桐。”

“不,是我要謝謝你。”謝雨桐輕笑了起來:“畢竟是我虧欠了你。”

“不要說這樣的話。你對我,從未有過虧欠。”孔英義抱緊了謝雨桐:“隻要你願意留在我身邊,這就是對我最大的福報!”

謝雨桐輕歎一聲。

她這是做了什麼孽。

好好的一個貴公子,就被她迷成了這樣。

“英義哥哥,你要輕一點哦。”謝雨桐嬌俏的笑了起來:“我畢竟是第一次。”

孔英義再也控製不住自己,抱著謝雨桐,轉身就大步流星的進了裡麵的臥室。

時間過的飛快。

一眨眼秋天過去了,冬天也走到了尾巴。

江南的四季,不是那麼分明。

不像北方,四季有著清晰的劃分。

所以晃了晃神的功夫,就臨近預產期了。

因為生過一胎了,所以都有經驗了。

家裡有條不紊的準備著待產包。

“這些東西,給謝雨桐也準備了一份。”寧半夏指著桌子上的東西,對傭人說道:“待會兒給她送過去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“還有,家裡的嬰兒房,不要用太多的裝修材料,把楓實蘇木小時候用過多的都拿出來,清洗乾淨消毒整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還有,我列在單子上的藥材,都給謝雨桐送一份過去。還有我珍藏的那顆百年人蔘,切一半給謝雨桐送過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寧半夏有條不紊的指揮著家裡的傭人,該準備的準備,該備份的備份。

很快,謝雨桐就收到了寧半夏讓人送來的待產包和藥包,眉開眼笑的收下了。

她比寧半夏晚了不到一個月。

寧半夏快生了,她也快了。

所以這些東西,她隨時都能用得到。

這次的準備非常充足,江景爵也提前安排好了公司的事情,白天晚上的守在寧半夏的身邊,等待那一天的到來。

不僅是江景爵在等,晉城寧家的人也都來了,一個個臉上的笑容,都要咧到耳朵上去了。

這一胎,可是會跟晉城寧家有聯絡的。

他們能不激動嗎?

寧有才也不跟何綠到處旅遊了,天天守在家裡,給女兒把脈,確保產程順利。

何綠也是忙前忙後的,又是煲粥又是熬湯的,比親媽還要勤快。

這一天,寧半夏正吃著東西,肚子突然宮縮。

終於發動了。

寧半夏眉頭一皺,馬上開口說道:“準備東西,去醫院!”

“要生了?”江景爵第一時間反應過來:“我去叫人!”

“快去!”寧半夏覺得不太對勁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感覺這一胎,可能會很快。”寧半夏自己就是醫生,冇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情況。

江景爵一聽,轉身就跑:“快!叫車,送醫院!”

寧半夏很快就被送到了wj總醫院。

這是她自己上班的醫院,所以過來給她接生的醫生護士,都是自家技術最好的產科醫生。

“寧主任,你感覺怎麼樣?”產科主任熟練的套上了手套,問道:“你這一胎,應該很順。”

“是很順。”寧半夏忍著痛回答:“我感覺產程可能會很短。啊,快,孩子往下走了!”

產科主任一看,頓時叫了起來:“快快快推進去!孩子的頭出來了!”

好傢夥。

整個產科頓時忙成一團。

寧半夏儘力的保持深呼吸,深呼吸,不讓自己太用力。

她能感覺到,隻要一用力,這孩子就生出來了!

她要堅持到產房再生啊!

小車被推的飛快。

產科大門,砰的一聲甩回去了。

十分鐘後。

產房裡傳來了一聲極其嘹亮的嬰兒啼哭聲。

“哇,這大嗓門!”護士長忍不住說道。

這一嗓子,引的產房其他孩子,也都跟著嗷嗷的叫了起來。

此起彼伏。

“這百鳥朝鳳,也不過如此了吧?”一個護士忍不住開口說道:“江家的孩子,果真是不同凡響啊!”

緊接著,寧半夏就看到護士抱著一個小團團湊了過來:“來,看看我們的小公主!”

“是個女兒?”寧半夏抬手摸了摸粉紅粉紅的小肉團,彆提多可愛了。

“恭喜寧主任,是個白白胖胖的小美人!”產房裡的醫生護士助產士麻醉師全都湊過來了。

大家都是同事,說起話來,自然也都很隨意。

“小寶貝笑了,哇,笑的好可愛啊!”

“好萌啊!長的像媽媽呢!”

“眼睛像媽媽!但是鼻子像爸爸!”

“是嗎?我看看!”

……

看著大家興高采烈的圍著小寶貝,產科主任親手給寧半夏處理完了身體,笑著說道:“好了,觀察一下,我去看看小寶貝!”

說完,竟然也迫不及待的趕過去逗小寶貝了。

大概是大家都在看小寶貝,以至於都忘了出去跟外麵的家人報喜。

直到寧半夏觀察完畢之後,護士們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。

趕緊抱著小寶貝出去:“寧主任的家屬——”

話音一落,嘩啦啦圍上來一群人。

“恭喜,是個千金!”

“哇!咱們家終於有小姑娘了!”

“讓我看看,讓我看看!”

“我看看,我看看!”

“我抱抱,我抱抱!”

一群人爭先恐後的衝了過來,險些在門口就打了起來。

最後還是護士手腕一轉,帶著鼻音的說道:“隻是給你們看看,行了,都回去吧,寶貝要回病房了。”

寧半夏順利產女的訊息,就跟龍捲風似的,瞬間刮遍了整個T市。

除了極個彆人之外,大家都為寧半夏高興。

江景爵更是迫不及待的衝了進去,一把握住了寧半夏的手,激動的渾身都在抖:“老婆,辛苦你了!”

“額……倒也不是很辛苦。”寧半夏矜持了一下:“生的很快,冇怎麼痛,就生下來了!”

比起第一胎,這一胎簡直順利的出乎意料。

說開宮口就開宮口,說破羊水就破羊水,說生就生。

從陣痛發作到生產,中間也隻花了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。

可以說,真的是很快了。

從寧半夏紅潤的臉色,就知道這次生產冇怎麼遭罪。

但即便如此,江景爵也嚇的不輕。

江景爵握著寧半夏的手,輕聲說道;“半夏,咱們以後不生了,好不好?”

“怎麼?不喜歡閨女?”寧半夏問他。

“瞎說!那是我寶貝,我能不喜歡?”江景爵懲罰性的咬著寧半夏的手指:“我是怕你受罪受累!女人生孩子,對身體虧損的太厲害了。我想讓你把身體養的好好的,跟我長長久久,白頭到老。我可不希望到老了,你丟下我一個人——”

說著說著,江景爵的眼角就紅了。

他是真的怕。

寧半夏推進產房冇多久,隔壁產房就有個產婦,突發大出血,從產房往手術室推的時候,他看的真真的。

當時他的腿就軟了。

要不是靠著強大的意誌力,他都要衝進去了。

還好,老天保佑,他的半夏和女兒,都平平安安的。

寧半夏聽了江景爵的話,也是一臉動容,抬手摸摸江景爵的臉頰,溫柔的回答;“好,我們一家五口,相依相伴。”

“嗯。”江景爵輕輕吻了吻寧半夏的額頭:“你好好休息,我去看看我們的小寶貝!”

“嗯。”寧半夏溫柔的點點頭。

“半夏,我們來了!”花城的聲音從外麵響起:“我們都來看你了!”

花城帶著自己的女朋友,秦艽帶著秦暉,秦之和也帶著自己的新女友,謝雨桐挺著肚子被孔英義攙扶著,紛紛從外麵魚貫而入。

大家紛紛湊到小公主的麵前,有說有笑。

陽光灑落人間,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。

寧半夏含笑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人生,值得了。

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歸宿。

一切都很圓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