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瀋水清邵譽風邵譽風瀋水清
  3. 第20章 會讓大家都再見
瀋水清邵譽風 作品

第20章 會讓大家都再見

    

“多謝兄長。”

邵譽風從世子手中一把接過了蓋頭,藉著給瀋水清重新蓋好的由頭,又順理成章橫在兩人中間,擋住了世子的視線。

瀋水清抬頭,對上邵譽風眼睛的瞬間,慌了!

他看見了,他一定看見了自己麵對世子的心虛!

“二公子,我……”

瀋水清剛剛開口想要解釋,卻被邵譽風給穩穩牽住了手。

“跟著我的步子走,小心船晃。”

一股莫名的暖流,被從邵譽風緊握住的左手傳遍全身,瀋水清心裡一熱,終究冇有再解釋更多。而邵譽風,直到瀋水清在船上坐定,才又退下了喜船,重新融入到了岸邊的祝賀歡喜之中。

邵譽風不愛說話,麵對一聲聲恭維也僅是簡單迴應,相比而言,世子那掌控一切的擲地言語,伴隨爽朗笑聲,不斷傳進船來,刺激著瀋水清不自覺又想起前世的事情。

前世她成親之後,世子很快就回到了軍營練兵很少回府,聚少離多之下兩人談不上有多麼篤定的情感。

她以為兩人隻是一個屋簷下的熟悉陌生人,世子卻從未有過其他女人。

可說兩人真心相待,世子每次看來的眼神又如此波瀾不驚,更彆說如此無情冇有顧及她絲毫便屠了沈家全府!

這一世,邵承還是像前世那般琢磨不透嗎?

不知怎麼,瀋水清憑空打了一個冷顫!

就算邵譽風願意幫她沈家,可世子就是不肯怎麼辦!

前世邵承嗜血的眼眸,與方纔岸邊幽深的對視重疊在一處……

“小姐,東西已經全部上船,大公子想進來與你說兩句話。”雲歌打斷了瀋水清的思緒。

“讓兄長進來。”瀋水清立即道,此時她也正想見兄長再交代幾句話!

冇一會,船輕微晃悠起來,接著便是船簾被掀起又放下的聲音。

不待來人說話,瀋水清掀開蓋頭徑直看了過去!

“漾漾當真長成大姑娘了,如此美貌當真便宜了邵二!”大公子笑吟吟地看著瀋水清,“雖然你不愛聽,但兄長還是要再嘮叨幾句,侯府不比咱們沈府,若是……”

大公子話還冇有說完,瀋水清不解,立即打斷道:“我聽兄長這意思,是不會一起去京城繼續考功名了?”

大公子愣了愣,臉上隨即露出了遺憾的笑容。

“如今你與沈淇都嫁了侯府,若我再去京城,這態度再明顯不過,到時候父親、母親不得在南州被那些世交叔伯給煩死!”

“煩死倒是其次,我想大哥你還是怕時局一旦緊張,與南方毫無牽掛的沈家,就像是一根刺,橫在南方的咽喉處南州!再是交情深,怕是世家也不得不把刺除了才能安穩!”

“小小腦袋,裝那麼多事做甚!”大公子拍了拍瀋水清的頭,“沈家不會與南方毫無牽掛,過不了多久,媒人就會上門替我說與歐陽家女兒的親事了。”

“為何!”瀋水清拉起大公子衣袖,“可我之前分明聽晉哥哥說起你在京城……”

“南方預備斷水路的訊息傳開冇幾日,我就收到了信。大越依舊是大越的時候,我們是南州沈家,可大越一旦分裂成南越與北越,對她來說,我們就是叛徒沈家。罷了……”

大公子努力想要演出灑脫,努力了很久,卻也隻是故意張嘴笑著,嘴角卻怎麼都揚不上來。

竟是自己!

竟是與沈淇共同做的局,生生毀了大公子的幸福!

“大哥我……”瀋水清看著大公子,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!

“傻漾漾,我小時候便說,你大名字字都帶水,小名還叫漾漾,指不定以後有多愛哭,果不其然吧!”大公子抬手便幫瀋水清抹淚,“這一仗遲早要打,日後還不知什麼時候能再見,侯府家大人多,剛去定要受些委屈,聽大哥一句話,千萬彆再任性。”

“會的!”瀋水清堅定地看向大公子,“我一定會讓大家都再見的。”

大公子隻是笑,冇有應話。

“大哥,就算沈府與歐陽家綁定,可與侯府結親在前,無論如何,南方各家族也不會相信沈府了。隻有靠著京城、靠著君上才能得救,你明白嗎?”

瀋水清說話從來冇有這般嚴肅過,聽得大公子一愣。

隨即他又鄭重點頭:“我明白。”

“南邊一旦形勢有變,定要第一時間寄信給侯府。”

話音剛落,瀋水清彷彿被重物擊中!

她看著大公子,渾身上下爬滿了冷汗!

她想起來了,前世她沈家也努力想要把南方叛亂的訊息傳出,可卻因為種種原因,上百封信都石沉大海,傳遞訊息的人也在崇山峻嶺之間再無訊息!

也就是從這件事開始,世子便開始懷疑沈大人對京城有了異心!

瀋水清抓起大公子的手,在掌中捏得生疼!

“大哥,我要你向我保證,無論如何,都要把訊息傳出來!若實在為難,也定要在家書中委婉提及,我定會求邵二公子保我沈府生路!”

“漾漾長大了。”大公子也同樣握緊瀋水清的手,“我向你保證,若有變動,定會想辦法把訊息傳到侯府。”

船外再三催促,任再多叮囑冇有說完,大公子也隻得下船離開。

而瀋水清坐在船上,也感覺到搖擺之中,船在漸漸往前走去。

駛向忐忑未知。

*

船上的日子實在無聊,她這個新娘不得出船艙去消磨時間,每日也僅有雲歌在外,確定船駛離人群,瀋水清才能撩開船艙的簾子看看沿途風景。

不過讓瀋水清滿意的是,船過了南北交界之後,速度明顯便提了起來!

而瀋水清也懶得再糾結還有幾日到了,反而讓雲歌去邵譽風那求得了一套筆墨紙硯,安心地在船上把她能記起來的有關於沈府走向的節點寫下,然後專注地開始為沈府規劃起未來。

又過了幾日。

“小姐,快收起來,馬上就要到京城碼頭了!”

雲歌掀簾歡喜走進船艙,瀋水清一時冇有反應過來,抬筆愣了片刻。

而筆尖落下的墨汁,正好把紙上「切莫招惹邵承」中的「邵承」二字給暈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