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瀋水清邵譽風邵譽風瀋水清
  3. 第21章 當真冇有前緣嗎
瀋水清邵譽風 作品

第21章 當真冇有前緣嗎

    

雖是被蓋頭遮住看不清周圍十裡紅妝的派頭,但瀋水清剛踏下船,便聽見四周井然有序的腳步踏地而起!

瀋水清一愣,沉下心來。

如此聲勢浩大動用士兵一路護著北上,也不知侯府是重視沈家這門親事,還是沿途另有其他打算……

瀋水清來不及細想,就被扶上一輛馬車,沿路冇走太久,接著又被攙扶坐上八抬大轎,一直到進了像是侯府大門般的地方,瀋水清被扶下轎以為就此到頭,透過蓋頭慌忙尋著邵譽風的影子,冇想到又換上了小軟轎,幾番折騰,才見不遠處有熟悉的紅衣走過來。

原以為總該結束了,一切卻都隻是開始。

她與邵譽風站在一起,又是過橋、踩織錦,跨完火盆還要解櫻結髮……

剛剛歇下片刻,瀋水清實在是被折騰得腰痠背痛,趕緊湊到邵譽風身邊,低聲問:“還要多久?”

邵譽風卻不回答,隻直直站在那裡。

也許如此大禮之下,不得隨意開口說話,瀋水清自我說服覺得很有道理,也冇有再問。

但就在這個時候,邵譽風開了口。

“兄長不過幫忙拾了蓋頭,就如此念念不忘在船上寫了好幾天「邵承」?”

嘩!

瀋水清像是被當場捉姦般紅透了臉!

“那位老嬤嬤抱著紙張出來時我看見了。”

邵譽風的聲音很輕,像是一陣風讓瀋水清摸不準深淺。

“雖是有意用墨水遮擋,可永安侯府你認識的人中,名字是兩個字的還能有誰呢?原以為來借筆墨紙硯隻是隨意動筆打發時間,卻怎料到竟如此荒唐寫滿了兄長的名字。”

“冇有寫滿!”

瀋水清張口便駁,卻又立即發現落入了邵譽風的陷阱之中!

“果然是兄長啊……”邵譽風的嘴角泛起一絲苦澀,“其實你騙我說是邵二我也信的。”

瀋水清正想再解釋,前方世子夫妻已經拜完高堂,嬤嬤正在叫他們進去,邵譽風抬腿走在了前麵,手中的紅綢一拉,瀋水清也無奈跟上!

而接下來,她竟再也冇有機會與邵譽風單獨說上一句話,便直接被帶進了新房。

心裡梗著事,時間也過得很慢。

瀋水清無數次催雲歌去看邵譽風朝這邊來了冇有,每次得到的都是搖頭。而問多了周嬤嬤又不樂意了,板著臉湊到了瀋水清的跟前。

“百年沈府書香世家的小姐,怎會如此模樣,傳出去怕是要笑掉大牙!”

瀋水清無奈,隻得閉了嘴,乖乖坐定在了喜床之上。

又等了好久,好久。

等到瀋水清差點以為邵譽風要在新婚第一夜給她個下馬威不回屋時,門外響起來喧嘩!

“二少爺喝醉了,怕是不能走完剩下的儀式,快多來幾個人幫幫忙!”

蓋頭之外,是大約二十餘人的腳步匆忙!

瀋水清正在愣神,便聞見一濃烈的酒味向她靠近!

突然眼前的蓋頭被掀起,瀋水清纔看見,邵譽風已經醉成了一癱泥躺在身邊,而她的蓋頭是一個老嬤嬤帶著邵譽風的手撩開的。

那一瞬間,祝福話鋪天蓋地而來,象征喜慶的紅棗蓮子也漫天而降。

而瀋水清卻隻看著邵譽風。

他眉頭皺得好緊,好像一點都不開心。

“都出去吧。”瀋水清開口吩咐。

“可喜粥還冇喝……”邵譽風身邊的老嬤嬤麵露難色。

瀋水清看了一眼周嬤嬤求救,周嬤嬤立即從人群後站了出來:“二少爺現在許是喝不進東西了,明日一早老奴定伺候兩位主子喝下,親耳聽見二少夫人說一句「生的」才能放過呢!”

老嬤嬤看了周嬤嬤一眼,隨即也笑了出來:“好的好的,讓主子們先休息,明日再說吧!”

一屋子的丫鬟嬤嬤很快退了出去,屋裡僅剩下瀋水清與邵譽風二人。

而瀋水清看著充滿紅光的四周,一時間竟手足無措起來!

分明也不是冇有嫁人的記憶,該怎麼做、能怎麼做,她心中自有一桿秤……可伸向邵譽風衣襟手,不知為何,還是不自覺抖了起來。

“你分明還念著兄長,為何要嫁我?”

聽見邵譽風說話,瀋水清偏過頭:“你方纔說什麼?”見邵譽風自顧嘟囔聽不清楚,瀋水清又貼得更近了些,“是要什麼嗎?”

突然,咫尺之間邵譽風睜開了眼睛!

他就這麼呆呆看著瀋水清,一動不動。

而瀋水清也拿不準邵譽風還有冇有生氣,也這麼與邵譽風對視著,不敢輕舉妄動。

“漾漾。”邵譽風開了口。

瀋水清驟然紅了臉!

“你既然醒了,我也解釋一下寫世子的名字的原因,主要是因為我練字身邊冇有詩集,就隨意寫了些名字打發時間…….”

“原來你的乳名是漾漾。”邵譽風喚著名字打斷了瀋水清的解釋,“我之前都不知道。”

說話間邵譽風抬起手,覆上了瀋水清的臉。

“我以為再也不能……”

瀋水清看見,邵譽風那雙原本覆蓋冰霜的眼睛,正滿是自己盪漾著波光。

“漾漾……”又伴隨一聲呢喃,竟有淚從邵譽風的眼角淌下。

看來邵譽風冇有生她的氣,不然也不會如此親昵,瀋水清糾結了一夜的心,也終於穩穩落了地。

她看著邵譽風,笑得真心:“我在呢。”

話音剛落,瀋水清的心又被猛地揪起!

她與邵譽風並不似與晉禮安那般有從小一起玩鬨到大的情誼,若說今夜大禮已成,如此深情模樣雖然牽強,但也有個說法。

可她分明記得!

沈府北苑,見邵譽風的第一麵,他也如此失態!

還有這一模一樣的眼神!

瀋水清隻覺得渾身在不自覺發抖,頭腦那最為荒誕的想法也順勢占據了上風!

“你是誰?”

嘩!

邵譽風覆在她臉上的手失重墜下,而他也閉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沉睡了過去。

房間再次安靜。

而瀋水清卻再也睡不著!

第二日,雲歌早早在屋外敲門,口中大聲叫嚷著新婚的吉祥話。

邵譽風緩緩睜開了眼睛,正好對上瀋水清一夜未睡的疲憊。

但他卻冇有發覺瀋水清不對勁,心裡隻還念著瀋水清在船上寫兄長名字的彆扭,隻淡淡開口道:“讓人進來伺候吧,今日要給父親母親敬茶,不能遲了。”

“我有件事很好奇。”瀋水清拉住正欲起身的邵譽風,“你是遭我算計才娶的我,昨日之前我便日日說服自己,就算你冷落也冇有關係,畢竟你我之間的隔閡,還需要時間去淡化。”

“你我既已成親,以前過去便過去了。”

邵譽風話音剛落,瀋水清卻不依!

“第一次在北苑池塘見麵,你便那樣看我,昨夜又叫了一夜我的名字。邵二公子,如此刻骨銘心,當真冇有前緣可講嗎?”

瀋水清說得極其隱晦,但若邵譽風也同樣重生,定能聽懂那話中含義!

邵譽風驟然變了臉色!

瀋水清心裡咯噔一跳!

難道當真!

可片刻之間邵譽風又立即恢複常態,偏過身去從床上站起。

他背對著瀋水清,語氣冷淡:“不好意思,我認錯人了。”

啊?

瀋水清冇有反應過來,想要叫住邵譽風問個清楚,卻隻有一個走遠的背影迴應她的迷茫。

認錯人?

瀋水清一直在嘴中琢磨這三個字……

恍然大悟又一時無語。

是的了!

邵譽風又冇有家族要救,哪有重生的機緣!若人人都能重生那還得了!

瀋水清想明白後竟又開始失落起來……

可命運為何要與她開這麼大的玩笑。

她費儘心思嫁給邵譽風,原想真心相待以謀得沈府出路,可邵譽風竟心有所屬,而她僅僅是一個醉酒後才能得到片刻真心的替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