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瀋水清邵譽風邵譽風瀋水清
  3. 第51章 不要自己嚇自己
瀋水清邵譽風 作品

第51章 不要自己嚇自己

    

此話一出,瀋水清猝不及防後退一步,甚至來不及思考,抬手便捂住了耳朵。

邵譽風眉頭一皺,趁所有人都未反應過來,立即把瀋水清掩到了身後!那動作當真迅速,就連向來關注瀋水清的沈淇便也隻瞧見了邵譽風踱步向前的動作,並未發覺這莫名其妙的行為背後有任何不妥。

隻有世子一人,他站在人群後麵饒有興趣地看向了瀋水清的耳後。

那裡正巧有一顆紅豆大小的紅痣。

當真可愛,他低下頭來,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卻又意味深長地笑了。

“全憑她一張嘴就翻了天,甚至侯爺在沈家親自見過也不作數,當真笑話!”

向來都雲淡風輕,從未有過大悲大喜模樣的邵譽風突然擲地有聲地開了口,在場眾人都被震懾住嚇了一大跳!

隨即大家也都反應了過來,若是沈家兩位姐妹身份有異,成親第二日敬茶時侯爺便能發現端倪。如今侯府家主都未發話,又哪裡能容得一個不知從何處來的老婦人置喙!

大夫人也立即變了臉色:“竟是坐車坐太久,腦子恍惚給繞進去了!承兒你覺得呢?”她毫不猶豫,又把這個燙手山芋踢了過去。

人群之中一直默默看熱鬨冇有說話的世子,緩緩走了出來。

他嘴角的笑一直冇有淡下,甚至在走到瀋水清麵前的時候,其中玩味更甚!

“我就說娶錯了人吧,冇人信我!”

如此驚天一句,瀋水清被嚇得猛地倒吸一口涼氣!

這人腦子到底整日在想些什麼!為何如此喜歡火上澆油!

“世子您何必說笑!”她趕緊出聲辯解,聲音卻顫抖得不像話!

周圍看熱鬨的庶子庶女也被驚到,相互使了個眼色,又偷偷看向邵譽風等著好戲。

大夫人瞪向四周立即警惕起來:“承兒,莫要胡言!”

“看大家這麼嚴肅,開個玩笑緩和緩和罷了。”

世子聳聳肩,眼神拂過眾人。

“好笑嗎?”他又問。

可這冷冰冰的一句話,與其說是問,倒不如說是威脅!

於是那幾個庶子庶女也不再四處張望,紛紛低下頭去,連大氣都不敢再出,更彆說笑了!

世子滿意地撤回目光,又看向跪在地上老婦人,笑容也瞬間消失在臉上:“佛門淨地我耐你不得,那便先關起來,回侯府了再殺吧。”

“若她說的是真的?況且可這也罪不至死!”表小姐忍不住出頭道!

“依軍中的規矩,若不殺一儆百,以後會出大亂子。”

世子盯著表小姐,那眼神裡竟藏了一絲殺意。

“表妹,你說呢?”

他的聲音冷得像是從地獄傳來。

表小姐嚇得驟然低下頭去:“大表哥您說的是,是央兒心善又亂說話了。”

“那沈三你可有意見?”世子懶得再理表小姐又看向瀋水清。

麵對隻是說出真相來的老婦人,尚能如此無情,何況還是主導這一些的沈家與她自己!

難道這一世嫁邵譽風,不是救沈家,反而卻把家族推向了深淵?

瀋水清看著眼前的世子,腿一軟,還好邵譽風在身後穩穩地接住了她!

“不要自己嚇自己。”邵譽風輕聲在瀋水清耳邊道。

“一切都聽世子您安排。”她在暗中緊緊捏著邵譽風的手,篤定向世子開了口。

荒唐來得快,在世子的權威之下,走得也快。

老婦人被拖下去之後,甚至大家連多餘的眼神都不敢再有,各個潛心拜佛,竟比往日還要更加虔誠。

就在大家以為此事已經塵埃落定,第二天,老婦人卻死在了澄明寺的柴房。

世子一副反正都是要死的不在乎模樣,更不在乎有人在背後嚼舌根。

而大夫人再是心疑也隻得忍下去,可憑空死了一個人也總不是體麵的事情,就算親自出麵向寺廟解釋說老婦人是帶來伺候的嬤嬤,半夜突發急病死的也再冇臉繼續在寺裡住下去,當下便讓丫鬟們收拾行囊準備回府。

離開的時候冇有看見表小姐,瀋水清擔心又生出什麼亂子來,趕緊讓周嬤嬤去打聽,不過剛走下山,便見周嬤嬤如獲大釋般輕鬆的模樣走到了跟前。

“表小姐稱父親病重,連夜回了馮府儘孝。”

瀋水清與邵譽風對視一眼,昨夜老婦人的死,還有究竟是何人在其中搗鬼也不言而明瞭。

一眾人馬又浩浩蕩蕩回了侯府,似乎一切又恢複到了往常。

可瀋水清知道,從老婦人出現在成澄明寺開始,便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她不怕那些湊熱鬨的庶弟庶妹、甚至不怕大夫人。

可每日正院請安碰見世子,她都像兔子見了鷹一般低垂著眼眸,連多看一眼都覺得心慌。

便也在這個時候,離邵譽風出發的日子,也越來越近。

瀋水清每日愁得吃不好睡不好,竟肉眼可見地瘦了下去。

終於有一天,邵譽風無奈看向瀋水清:“此次南州行若是不順利,半年回不來也極有可能。可你這樣整日嚇自己,叫我怎麼放心?”

終於等到這個大冰塊主動與自己說話了!

瀋水清不管不顧,抱著被子便走到了邵譽風屏風之後的地鋪邊!

“我想了許久,終於明白為何害怕了。”瀋水清如此道。

邵譽風看了看瀋水清懷裡的被子,又看了看瀋水清,雖是不解,但還是冇有打斷示意她繼續說下去。

“你總安慰我說,如今生米已成熟飯,就算世子知曉了也無大礙,可我知道,這飯還冇熟!”

邵譽風皺眉看著瀋水清,越來越不明白究竟在說什麼。

瀋水清嚥了咽口水,終於鼓起了勇氣。

“去南州前,讓我懷上你的孩子可好?”

邵譽風驟然瞪大了雙眼!

可眉頭也緊跟著一同皺了起來!

瀋水清眼看著那一張嘴即將就要將她不願聽的話脫口而出!

她心一橫,俯下身來便衝邵譽風的嘴吻了過去!

不要慌,「寶典」說了,越是關鍵時候,越不能慌!

瀋水清呆呆地看著眼前還處在震驚之中的邵譽風,自我安慰間還在不停回憶「寶典」的內容。她努力用唇間的溫熱調動眼前的邵譽風,試圖讓這塊冰塊融化得再快些。

終於!

邵譽風開始有了迴應!

不,那不僅僅是迴應,是更加洶湧地索取!

瀋水清臉一紅,那瞬間「寶典」所教的話完全被拋在了腦後!

她緩緩閉上了眼睛,臉好紅,心跳得好快!

“地上涼,我們去床上好不好?”瀋水清緩緩睜開了眼睛,小聲提議,“讓我有一個我們的孩子,好不好?”

話音剛落,瀋水清便被邵譽風攔腰抱了起來!

“好。”邵譽風沙啞著聲音迴應了瀋水清。

終於……

終於!

瀋水清隻覺得自己激動得快要流出淚來!

可似乎,屋外還有人比她更加激動。

“二爺,二爺您睡了嗎?”雲歌在外正大力敲門,“二爺,您快起來吧!世子正在等您,說聖上急招進宮!”

邵譽風與瀋水清對視一眼,又著急看向門外,兩人眼中的愛慾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!

“二弟快起,耽誤不得,宮裡的馬已經等在府外了!”門外世子比雲歌更加著急,隻恨不等能直接進屋把邵譽風徑直帶走!

瀋水清反應過來趕緊從邵譽風的懷中脫了身,一種不祥的預感上湧而來,“究竟何事這般著急?”她與邵譽風換好了衣服,開門見山便問!

可世子一雙眼睛,卻緊緊盯著屋裡還未來得及撤去的地鋪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