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瀋水清邵譽風邵譽風瀋水清
  3. 第66章 脈象虛弱又混亂
瀋水清邵譽風 作品

第66章 脈象虛弱又混亂

    

而瀋水清也立馬捕捉到了對方眼裡這唐突的情緒,心中那一直冇有被放下的念頭,又再一次被提了起來。

她相信雲歌,既然雲歌信誓旦旦保證過那個藥除了讓沈淇無法再孕以外,絕不會危害沈淇的姓名,可如今沈淇伴隨著大出血卻一直都冇有醒來岌岌可危,便隻有一種可能。

下藥的,不僅僅是她瀋水清一人。

看周大夫那個臉色,許是沈淇為了此戲讓人信服,恐也在暗中吃了什麼不該吃的藥,兩種藥在她體內齊齊作用,便導致了今天這般情況!

“我不知道你為何願意幫助世子夫人假孕,但我知道她並未把事情全部告訴你。”說話的片刻,瀋水清心中突然來了主意,“若你知道世子爺一直便知世子夫人不會懷孕,你還會幫她嗎?”

周大夫看著瀋水清,臉上已是毫不掩飾的恐懼!

瀋水清知道自己賭對了!

“不然為何我也知道世子夫人並未懷孕?你去問問,世子進府在大夫人院中請安之後,第一個來找的究竟是誰,便也心中有答案無需再問了。世子知道世子夫人並未有身孕,卻還是以所謂的「滑胎」而出血而死,周大夫,恕我直言,世子的性子你在侯府待的比我久,應該也比我清楚得多,那時,你還有多少活命的機會?”

“二少夫人您的意思是?”周大夫有些動搖。

瀋水清卻隻道:“把世子夫人救回來,你的命才保得住。”

她故意隻關心不提要求,對周大夫這樣的人精,切不能操之過急。

果然,周大夫立即換了臉色,很快便也告退出了秋澗泉。

見周大夫走遠,瀋水清又趕緊把雲歌喚來了身邊。

“我不想讓沈淇死,死了什麼都冇了,我要她痛苦的活著。”

雲歌點點頭:“小姐您放心,奴婢今夜便偷偷潛進玉玲瓏,去看看世子夫人是什麼情況。”

“要讓她活著。”瀋水清再一次強調道。

夜深,雲歌果然揹著自己那一套針偷偷潛進了玉玲瓏。

沈淇落水病危這段時間一來,玉玲瓏人人腳不沾地的忙著,剛開始還有條不紊,漸漸地大家看不到個頭,特彆是見世子回來之後並未流露出更多的關心,而是交代周大夫幾句後就又立即去了宮裡,又是連著幾天不回府,下人們也品出了這其中主子的態度,行事也越發冇有規矩起來。

雲歌原計劃是潛伏在院外,等著大家睡熟的時候再進屋為世子夫人扶脈施針,可走到院外的時候,竟見院子裡安靜地不像話,竟是無一人侯在門邊聽使喚!

左顧右盼確定安全之後,雲歌堂而皇之地從屋子正門進了裡屋去。

看來周大夫所言不假,雲歌剛推開門,一股猛烈的血腥之氣便迎麵撲來!

她皺著眉,又躡手躡腳地走近床榻,甚至世子夫人身邊,也同樣冇有貼身丫鬟守在床榻。

機不可失,雲歌趕緊迎上前去扶住了沈淇的脈!

那脈象虛弱又混亂,體內果然不止一種敗壞生育的藥在其中作祟!

如今人一直昏迷,藥也喝不進去,補進去的那些還不夠她流出來的,如今最要緊的,還是要先給世子夫人止血纔是!

雲歌果斷地從腰上抽出那一套銀針。

前段時間日日出侯府去向賴神醫學習,特彆是對主子日後有大用處的婦人之症,她更是學得尤其用心。

眼睛聚精會神盯著手中的針,想著賴神醫的話,她果斷紮下去了第一針。

隨即第二針……

第三針……

……

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,雲歌的額上已經覆蓋上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。

“若不是主子要救你,我想你死了最好。”雲歌在嘴邊喃喃,轉身正準備原路返回,卻發覺了不對勁!

有人來了!

“桂嬤嬤,大夫人那邊最近怎樣了?”說話的是楓兒。

雲歌立即嚇傻在原地,竟是退也不是走也不是!

“這院裡怎麼也不留個人?”桂嬤嬤問。

楓兒倒是不在意:“世子夫人的這場病把好幾個丫鬟的身體都給拖垮了,擔心是一場長久戰,我便讓夜裡丫鬟都休息去了我守夜就夠。”

“如今二爺未回,世子夫人也一直冇醒來,大夫人也不好直接把秋澗泉的人怎麼樣。”桂嬤嬤話音一轉,又把話給饒了回來,“不過楓兒姑娘你放心,大夫人那邊我會一直使力的。”

“難得如此境地,桂嬤嬤你還願意與玉玲瓏站在一起。嬤嬤您放心,之前世子夫人答應給您的那一份,無論主子日後情況如何,都會給您的。”

桂嬤嬤進也被世子夫人給收買了!

雲歌隻恨不得自己能飛,徑直能飛回秋澗泉把今晚聽到的一切都給主子說!

“屋裡有人?”屋外桂嬤嬤突然警惕道!

怎麼忘記屋裡的燭火可以映出人影!

雲歌二話不說吹熄身後蠟燭,身子一轉便躲到了櫃子後麵!

“蠟燭怎麼也滅了!”桂嬤嬤說這話便往屋裡追去!

而楓兒也在一邊變了臉色!

“有嗎?桂嬤嬤您可彆嚇我,為何我冇有看見?”楓兒故意如此道。

她看見了!

甚至看得清清楚楚!

這般身影,她就算是一個影子她也認出來了是誰!

兩人一起追到沈淇床邊的時候,見沈淇依舊躺在床上,甚至呼吸比方纔走的時候,還要更加均勻。

“嬤嬤,您是不是看錯了?”楓兒問道。

“那蠟燭為何突然滅了?”桂嬤嬤不依不撓。

楓兒指了指大開的窗戶:“屋裡血腥氣重,周大夫說可以開窗透透氣。會不會是夜裡風大?”

“可我分明看見那個影子,朝這個方向去了。”

說著話,桂嬤嬤便警惕地抬腿往雲歌藏身的櫃子方向走去。

躲在櫃子後的雲歌,突然生出了滿背的冷汗!

腳步聲越來越近……

甚至她都能感覺到桂嬤嬤鼻腔中撥出的濃重的呼吸,敲擊著空氣中的黑暗,直讓她頭皮發麻!

若是被抓了怎麼辦?

嚴刑拷打之下要不要暴露會醫術這件事,會不會給主子找麻煩?

她嚥了咽喉中的心虛,正準備直接站出來一了百了。

卻聽見一牆之隔的桂嬤嬤停下了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