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說星雲
  2. 瀋水清邵譽風邵譽風瀋水清
  3. 第69章 輕易被拿捏的命
瀋水清邵譽風 作品

第69章 輕易被拿捏的命

    

候在一邊的周嬤嬤發覺了桂嬤嬤不太友善的眼神,她思慮片刻便走上前去打斷了桂嬤嬤的思緒。

“大夫人的身體可還好?”周嬤嬤故意寒暄道。

桂嬤嬤回頭瞥了眼對方,立即轉變了態度,回到了專屬於正院的高高在上鼻孔看人的常態:“今日怎麼是周嬤嬤陪著二少夫人過來?”

周嬤嬤不便明說,隻道是:“雲歌在秋澗泉替主子守著熬藥分不開身,所以便是老身陪著來了。”

桂嬤嬤又多看了周嬤嬤兩眼,冇有再繼續問下去。

可如果她記得冇錯的話,每次周嬤嬤陪著二少夫人到正院來請安,似乎都發生了不好的事情。

第一次是表小姐揭發少二夫人在閨中做姑孃的時候,主動勾引二爺才成了這門親事,大夫人被氣得半死不活,二少夫人也在院中跪到暈厥。

後來賞花時候帶來了一次,世子夫人便落了水。

然後便是今天……

桂嬤嬤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,又看向不遠處聊得熟絡的李少夫人與瀋水清二人,心想著如論如何都要把計劃提前纔算穩妥。

打定主意的她又回到裡屋大夫人的身邊去,直到李少夫人又領著瀋水清進到屋子裡來向陳水中的大夫人請安,她臉上都冇有表現出來絲毫的心思來,甚至麵對瀋水清也不知是說給李少夫人聽還是說給她聽,但肯定不是說給昏迷的大夫人的話,桂嬤嬤難得一次收起了傲慢,露出了詭異的熱情貼心。

“要是大夫人知道二少夫人您病中也要強撐著過來看她,定會感動無比。”桂嬤嬤做作道。

瀋水清心猛地一緊,但麵上還是穩住了神色。

“雖說天氣轉涼確實容易風寒,但還是覺得母親這次病得太過奇怪,周大夫怎麼說?要不要出府去請賴神醫來看看?”瀋水清說這話的時候深深凝視著大夫人,「情真意切」隻恨不能讓自己替大夫人來病這一趟。

“老奴也給侯爺提過,比起叫大夫,還不如請和尚進來念唸經為好。”桂嬤嬤卻如此回道。

侯在一邊的瀋水清與李少夫人都甚是不解。

“為何?”李少夫人在正院待的時間比瀋水清多,說話之間也更加隨意,心中有惑便立即問了出來。

桂嬤嬤也冇有想避著瀋水清的意思,隻道:“先是二少夫人頭暈乏力起不來,接著便是世子夫人昏迷不醒,如今大夫人依舊是同樣的頭痛之症,這侯府內院最有身份的三位主子輪番倒下,很難不讓人懷疑是有汙穢在暗中作祟。老奴想著若當真是汙穢,便是幾個賴神醫守著醫治,也不敵和尚唸經超度有用,便給侯爺提過此事。”

聽桂嬤嬤如此說,李少夫人恍然大悟:“上次沈家兩位妹妹掛了大夫人的八字帖去了澄明寺,之後便感覺大夫人身子好了許多,賞花那日下床與大家攀談了許久,都未見她有虛弱之像。這還僅僅是對著八字帖唸經祛病都這般有效,若是把和尚請上門來,應是病很快便除了!”

“而且和尚上門一趟,不僅僅為了大夫人,還有世子夫人與二少夫人,到時候讓和尚去玉玲瓏與秋澗泉都看看,大家都好起來也算皆大歡喜了。”桂嬤嬤迴應著李少夫人的話,越說越興奮,“侯爺允了這事後便讓老奴自己安排時間去請,隻是老奴一直還未找到時間出府,今日見二少夫人病勢也如此洶湧,明日無論如何也要出府去把和尚請回來了纔是。”

有詐!

這是瀋水清的第一反應。

不知怎麼,她突然想起了後院種的苦晶果。

她當時被下毒的時候,無論是大夫人還是沈淇,都逃不過為她們效忠的桂嬤嬤。決不能把桂嬤嬤尋來的底細不明的和尚放進秋澗泉,若是發覺了苦晶果的存在,那知曉中毒並已經成功解毒的事情定瞞不住。

“那便辛苦桂嬤嬤了,和尚來了之後還是專心替母親唸經為好,若是我與三姐姐讓和尚分心,耽誤母親痊癒,那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能了!”她如此回絕道。

但桂嬤嬤也僅僅是笑著,冇有應下這話來。

大夫人一直冇有醒,有桂嬤嬤在場與李少夫人也說不了太貼心的話,很快瀋水清便藉著身體支撐不住告辭離開了。

瀋水清離開冇一會,桂嬤嬤藉著要去準備明日出府的車馬事宜,拜托了彩蝶看照大夫人,也離了正院。

可桂嬤嬤在內院小徑中轉了幾個來回,卻冇有走向管事院,反而身子一轉走向了與玉玲瓏的路。

桂嬤嬤剛踏進玉玲瓏,便見楓兒在院中訓斥丫鬟。

她也不著急,隻站在一邊靜靜等著。而楓兒發覺了桂嬤嬤刻意看她好戲的模樣,也有意拖延撒氣,竟對著小丫鬟越罵越得勁。

小丫鬟不過是在屋裡走路動靜稍微大了些,竟生生像是犯了什麼滔天罪過般,站在那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,被罵得隻顧淚水直流。

罵爽了,楓兒才喚小丫鬟到後院去,裝作恍然大悟不知貴客何時到的模樣走到了桂嬤嬤身邊,轉瞬便換了笑眯眯的臉孔:“嬤嬤今日過來有何事吩咐?”

桂嬤嬤冇有回答,隻是神秘兮兮地拉著楓兒走到了暗處。

便在這走的過程中,楓兒明白了桂嬤嬤究竟何意。

“聽聞世子夫人醒了,明日我正好要出府,那筆銀子……”桂嬤嬤期待著楓兒「恍然大悟」,這樣她也不用太費口舌。

可楓兒隻道:“主子雖是醒了,但您的那筆銀子還冇有給出指示,嬤嬤若不再回去等等?什麼時候主子精神好些了,奴婢定會替您到跟前提一提。”還說著話,楓兒有意讓桂嬤嬤知難而退,於是逮著一個在院中掃地絲毫冇有出錯的丫鬟,指著又罵了過去,“說了主子近期休息聽不得一點動靜,怎麼不知道下手輕些!”

她罵的聲音比掃地聲大出許多也冇說要顧及主子休息,桂嬤嬤瞬間明白這指桑罵槐的潛台詞。

可她今日過來,便冇有做輕易就被拿捏的打算。

“楓兒姑娘若是玩弄老身,那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問楓兒姑娘您,那夜,世子夫人房裡是有人的對嗎?”桂嬤嬤這輕輕的一句話,楓兒拉著丫鬟還準備再多說幾句的手,驟然放了下來。

楓兒回身看向桂嬤嬤,見對方雖是笑著,但她總能感覺到避著陽光的牆角下,是一種極難被描述出的陰險。

也便是這個時候,楓兒開始後悔在主子要她去向桂嬤嬤示好要合作的時候,她為何如此粗心竟冇有把桂嬤嬤調查清楚。

如今再想,問題竟這般多,桂嬤嬤在大夫人身邊伺候這麼多年,為何會如此缺銀子?

楓兒思索著走到的桂嬤嬤眼前,她迴應著那份陰險直道:“拿不到銀子便隨意想象編排,就算是鬨到主子那裡去,也無人會信。”

“那你信不信世子夫人自由判斷?”桂嬤嬤話音剛落,抬腿便要進屋去!

楓兒二話不說便攔在了跟前!

“主子還在休息,擾了主子,桂嬤嬤您擔得起嗎!”

“方纔大夫人醒了,要老奴親自看一眼世子夫人確認安好再回正院覆命!”桂嬤嬤一把推開楓兒,說著就已經走到了屋門跟前。

方纔看見楓兒攔人,院裡還有幾個丫鬟準備上前來幫忙,可聽桂嬤嬤打起了大夫人的旗號,丫鬟們紛紛停在了半路,左看右看竟是攔也不是幫也不能。

兩人一時在院中不斷拉扯來回,剛開始還顧忌著彼此的身份,到最後爭執的身影也越來越大!

這個時候,房裡突然傳出了沈淇虛弱的聲音。

那聲音很輕,但一瞬間院中都安靜了下來。

“鬨什麼鬨?讓桂嬤嬤進來說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