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綰宋九淵 作品

第1257章 她不想做妖妃

    

--

“你很喜歡皇姐?”

皇帝拿著旁邊的冷飲喝了一口,是香水楊梅。

味道酸酸甜甜的,口感還不錯。

“臣妾隻是羨慕她。”

扶桑知道皇帝多疑,所以並未多替薑綰說好話。

兩人說話間,皇帝打開了雅間的窗戶,他們坐在靠窗的雅間,可以將下麵的場景一覽無餘。

皇帝忽然說道:“攝政王果然不錯,將九洲這樣貧瘠的地方治理的如此欣欣向榮。”

“據說剛來九洲時,九洲許多地方寸草不生,是王妃帶著人種植了許多產量高的糧食和果樹。”

這些扶桑倒是聽人說起過,皇帝眯了眯眼眸,輕輕擺手。

一個暗衛悄悄混入大堂。

他坐在人群裡,好奇的發問,“諸位,我前幾年也聽人說起過九洲。

那時候你們九洲可多荒地了,災荒年據說寸草不生,可是真的?”

“這位兄台你是外地來的吧?那都是以前的老黃曆啦。”

“可不是,自從王爺來咱們九洲,咱們九洲也算是半個富庶之地了吧?”

“要不是王妃帶人種出產量高的糧食,還教我們種果樹曬果乾做罐頭,哪有今天的好日子。”

“在九洲人心裡啊,王爺和王妃就是救世的神,冇有他們,就冇有九洲的今天。”

“……”

說起這個,眾人興致勃勃,顯然十分帶勁,樓上的皇帝微微眯起眼眸。

扶桑握著他的手,“王爺王妃能將九洲治理好,於你來說也是好事。”

“是麼?”

皇帝微微勾起嘴角,便聽見他安排的人繼續發問。

“你們感激王爺王妃是不錯,咱們當今天子也是個英明的。

如今大豐可比鄰國強大不少,你們也有底氣,起碼敵國不敢入侵。”

“再英明又如何,天高皇帝遠的,當初咱們餓的快要死了的時候,人家還在京都享樂呢。”

“呸,你不想活了,瞎說什麼啊。”

“我老子和老孃都餓死了,有什麼不敢說的,皇家人,哪裡能體會咱們普通百姓的痛苦哦。”

“兄台,他居然喝冷飲喝醉了,我先帶他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匆匆散去,不敢瞎說,畢竟天子腳下,有些話是不能說的。

雅間裡,扶桑勸道:“那百姓說的也不是皇上您,那時候您還冇繼位。”

災荒時,還是老皇帝在位,他當時一心想著活命,哪有空管這麼多。

“你說的對。”

皇帝溫柔的笑著,“要不是攝政王和皇姐,這九洲還不知道是什麼樣。

鄰國的人虎視眈眈,他們替朕守好邊關,真很高興。”

扶桑莫名覺得頭皮發麻,不知道他這話是真是假。

她覺得皇帝對薑綰和宋九淵的感情太複雜了。

一方麵感念她們扶持他教導他,一方麵又對他們充滿了忌憚。

她不敢再多說了,免得讓皇帝對他們更加有氣。

這民心所向,確實是宋九淵和薑綰做的比較好啊。

皇帝冇了繼續喝茶的心思,轉身帶著扶桑回府了。

而薑綰不知道這些,晚上宋九淵回來,薑綰看她神色有些不對。

“怎麼了?”

薑綰和宋薑綰和宋九淵感情好,一眼就看出他的不對,送九淵便將今天冬暖夏涼發生的事情告訴薑綰。

這是九洲,到處都是他們的人,更何況他們是在冬暖夏涼。

“他怕是對我們起了忌憚之心。”

這不是什麼好事,好不容易能安穩下來,宋九淵並不想惹麻煩。

但……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躲避就能逃過去的。

“無論如何,咱們都要保護好孩子們,不管是誰,想要傷害我的孩子,彆管我心狠手辣。”

薑綰當了母親以後,便知道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孩子是底線。

若皇帝真敢效仿他父皇,薑綰不介意這天下換一個人坐坐。

“你也彆太擔心,當了皇帝心情是比較複雜的,或許他會顧念之前的情誼。”

宋九淵覺得皇帝是個矛盾體,隻怕他自己也冇想好吧。

“不管怎麼樣,咱們要設防了。”

薑綰歎了口氣,“實在不行,咱們離開九洲吧,天下之大,多的是咱們得容身之所。”

這麼多個國家,薑綰也並非要做什麼王妃和公主的。

“嗯,都聽你的。”

今夜宋九淵甚至冇怎麼動薑綰,兩人有些難以入眠。

除了他們,怕是隻有宋清他們經曆過的人才懂其中的滋味。

宋夫人也一夜冇睡,宋清安撫他,“怪隻怪咱們得孩子太優秀了,容易讓人忌憚。”

“這種時候你還開玩笑啊。”

宋夫人有些無語,她都擔心死了,之前流放那樣的事情,她再也不想來第二次。

“你放心,孩子們長大了,會保護好自己。”

宋清說道:“而且這位根基不穩,他想要穩固帝位,暫時不敢動手。

再等孩子們成長幾年,他若是過分了,咱們也未嘗冇有還手之力。”

“希望吧,我去看看璃兒。”

宋夫人魂不守舍的,整個王府的人都冇怎麼休息好。

而宋九淵和薑綰還在關注皇帝的動靜。

這些日子摺子都被送到扶桑的住所,他好像確實致力於和扶桑修複感情。

一會兒和扶桑去遊船了。

又陪著扶桑出去郊遊。

甚至還陪著扶桑出門逛逛。

一來二去,大半個月過去,他也不急著回去,宋九淵倒是急了。

這天他和薑綰特意上門,皇帝和扶桑正在用飯。

“皇姐,你們怎麼來了?”

皇帝施施然的讓人多準備了兩副碗筷,他和扶桑,此刻像是一對尋常夫妻一般。

宋九淵神色充滿了無奈,“皇上,京都催你回京的信都己經送到臣這裡了。”

再不回去,怕是京都會亂啊。

皇帝捏著筷子的手微微一頓,扶桑忙溫柔的說:

“你也陪了我這麼久了,先回京吧。”

皇帝沉默著冇有說話,“暫時不急,朕不過是出遊些日子避暑。

也冇有耽擱批改奏章,他們就這麼坐不住?”

他顯然有些生氣,薑綰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有遷怒宋九淵的意思。

聞言宋九淵依然不卑不亢的說:“國不可一日無君。”

“皇上,王爺是為了您好。”

扶桑有些愧疚,甚至心中開始動搖,她不想做妖妃,要不然跟著他回京算了--